三、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给社会或人类会带来灾难吗?混乱、失业、恐惧?

来源:中国科技网发布时间:2017-08-08

凯文·凯利说:“关于机器人控制人类,我认为不是必然要发生的,虽说可能性大于零,但还是不太可能发生。”
  如同彗星撞地球概率会非常小一样,霍金、比尔盖茨、马斯克他们害怕会有一些超能的机器人来控制人类,他们担忧会有灾难性的后果。凯文·凯利说:“关于机器人控制人类,我认为不是必然要发生的,虽说可能性大于零,但还是不太可能发生。”KK在与我国4位顶级机器人大咖对话中阐述了他许多深思熟虑的观点。

1

  王田苗问:“你在书中有一个观点,人造的东西会越来越接近生命体,人的生命也越来越工程技术化,是什么理由你对未来的趋势有这样的思考?”
  KK回答:“人和科技起源于同一生物学,这是我对科技的理解。在科学技术日趋复杂的时候,我们会趋向于运用同一生物学原理。例如网络用防御系统对待病毒,就像我们用免疫方法治疗机体的病毒一样。不是机器人会更像人类,而是机器人会更有生命。”
  “按照你的判断,人类社会与物质社会之间有一个类生命体,是生物—机电—人工智能的社会?”王田苗教授继续发问。
  KK解释到:我们还会是人类,机器也依然是机器,会有一些人想要成为一半人,一半机器。有些人不愿改变他们的肉体,有些人想明天就改变。未来会是一个混合体,不仅只有人类或机器,还会有混合体。

2

  王田苗问KK:“未来机器人会成为平等于人的生命体吗?”
  KK认为那是一个太遥远的话题,也许会发生,但会很慢很慢。他把话题拉回来,我们说说现在吧,半人半AI将会是最厉害的,就像半兽人。你看最厉害的国际象棋选手不是人也不是AI,而是半人半AI。因为AI和人的思考方式不同,当我们有了两种不同的思考,就会很强大。也许还有其他种类的AI和人结合,可能会更强大。当然会有一些文化、情感、伦理和哲学的问题,这些人类现在还没有想明白。

3

  王田苗问:由于科技的发展,人的需求,会出现一个人机共融的中间体,或者说人机混合体。例如我用机器把自己的心脏换了、眼睛换了、上肢换了。那么这个人机混合体有没有定义?
  吴旭认为这样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科技问题了,它涉及到社会学、道德伦理学的问题,范围更广泛了。他相信今后总有一天会进入到这种状态,但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曲道奎指出,机器人伦理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目前人们已经将机器人三定律扩展到六、七条了,其中后面就有对未来人的定义,你是一个自然的生物人,一个机器人,还是一个机器与人的混合人。中国有一个国家机器人标准化总体组,也开始关注面对未来机器人的伦理道德规范研究,要专门搞一个小组,要吸纳社科院关于人文道德伦理的一些研究专家参加。
  KK表示赞同,指出随着科技和网络的发展,如果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将会对人类十分有益。

4

  王田苗问:由于技术的发展和推动,会不会真的让更多人最后没有工作?像司机、交易员、医生、教师?
  KK认为,人被机器替代的是那些基于安全、效率、重复的工作,也许卡车司机会被机器人代替,但开车上山,还需要人来驾驶。X射线诊断会交给AI,我们需要AI来快速诊断,让更多的人享受到快捷的医疗。KK形象地打了一个有趣的比喻:100年前,75%的美国人是农民,如果允许让我们回到100年前去对那些农民说,未来你们都没工作了,他们一定会问我们还能够做什么?我会告诉他们可以做网页设计师、可以做瑜伽教练、可以机器维修……是的,未来AI和机器人会让我们发明很多新的工种,只不过我们现在还不太确切地知道。
  甘博士比较乐观:人活着干什么?是想干自己感兴趣的事,做一些有创意的事。你不愿意干一些重复的工作,就由人工智能替你做,将人解放出来。AI的算法、设备、大数据的处理等等又会给人们带来新的工作机会。
  曲道奎的观点跟甘中学博士略微不同。他认为就业和失业基本上是工业3.0以前的概念,人为什么要就业,就业主要目的就是解决人类的生存与生活费问题。这一次人工智能的革命肯定会创造新的工作岗位,但肯定还会有一大批人失业。技术红利完全可以替代过去很多需要人类来做的事情。而人类的劳动强度和工作时间都会因此大大减轻和缩短,这肯定是一个趋势,是社会进步的标志。
  吴旭表示只要心不失业,就一定不会失业。以前我们七天工作,现在五天,互联网时代已经将我们的生活状态改变了,或许以后我们只工作3天。
  王田苗问:霍金等物理学家对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抱有一种恐惧,因为在他的很多发言中都表示觉得科技迭代更新和繁殖速度太快,而自然界里面的繁殖却需要漫长时间。KK你同意霍金的看法?
  KK摇头表示:我认为彗星撞地球的话概率会非常小,而霍金、比尔盖茨、马斯克他们害怕会有一些超能的机器人出现来控制人类,他们担忧会有灾难性的后果,为什么要有这样的忧虑呢?关于机器代替人类,我认为不是必然要发生的,虽说可能性大于零,但还是不太可能发生。
  最后,王田苗问:中国与西方相比,中国在哪些方面能更好地推动智能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发展?
  几位大咖一致认为,在市场需求上,中国有巨大的优势,有最好的应用场景和市场;因为资本的活跃,在资源创新领域也很有活力。我们的劣势在技术的积累上,创新刚刚起步。但中国人实干精神强,到2020年,中国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创新大国,在某些特殊领域,我们与世界相比也许有一些差距,但是在大部分领域我们会有一个创新的爆发点,赶上去。
  甘中学强调:人工智能时代是华人的时代,现在全世界做人工智能的华人占43%,中国人的聪明毋庸置疑。中国人讲天人合一,和谐共生,因此21世纪一定是中国人的世纪。
  在座的机器人专家们一致认为,从现在起到2049还有32年,正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周年,相当于30年的预测。未来的世界在科技驱动下一定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切皆有可能。即是渐变的,也是突然的,但一定是深刻的。那时手机应该会被机器人替代,汽车应该是两栖或者三栖的,可以飞,可以下水。未来应该是人和机器人共享的社会,而所有这些变化都围绕着人的健康、出行、交流以及食品展开,这四方面变化的融合就是未来科技,我们相信这种变化对社会和人类是健康和正义的。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