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十)

作者:张国欣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5-17

傍晚时分,埃托奥视察工程进度的时候,只看到安妮和库雷克在营地上忙碌,两位老人却在沙滩上摆弄着三堆围成三角形的柴草,不远处,更是堆着一大垛木柴,估计都是从附近森林里捡回来的。

    文接《云端(九)》

  “有多远?”霍尔登一把抓过拉姆,由于霍尔登太高,而拉姆又太矮,拉姆的脚几乎离了地。

  “放我下来。”拉姆两脚不住地踢踏,喘着粗气喊道。

  “有多远?”霍尔登追问一句,手上的力量更强了。

  拉姆感觉气息越来越紧,眼见不能挣脱,索性放弃挣扎,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一天的路程。”

  “好,我们去道拉吉里峰。”霍尔登松开手,拉姆站立不稳扑通一声坐到地上。

  众人想起昨夜霍尔登的行事风格,有人忍不住“啊”了一声,队长詹如松的脸色也阴沉下来。

  “有什么不妥?”看出众人的惶恐,霍尔登不解地问道。

  拉姆站起身,顾不上拍去身上的积雪,“你不是也想攀登上去吧。那地方和这里不同,有去无回。”

  霍尔登很奇怪,“现在,还有人类登不上的山峰吗?”

  拉姆不安地点点头,“那里绝对不适合人类攀登,就是最专业的登山者都视其为攀登大忌。”

  霍尔登将信将疑,“登山大忌,有人成功过吗?”

  “有。当代最伟大的登山家,梅斯纳尔曾侥幸攀登到顶。”

  “那就好,我们下山吧。”霍尔登一挥手,轻描淡写地命令大家。

  没有人下山,所有人都怒气冲冲地盯着他。

  霍尔登看到这个阵势,目光陡然现出一股席天卷地的杀气,总算他控制力惊人,随即换上一副无可奈何的面孔,他干笑两声,“我又没说一定要去那里,既然都不愿意去,那么先下山总是应该的吧。”

 

  库雷克脸色苍白,连声说这里有恶灵。埃托奥气急了,“哪来的恶灵,我看你想当恶灵。”说着他抽出手枪,抵在库雷克脑门上。

  拉斯姆森连忙拉住埃托奥,“埃托奥,我们真的没有偷懒,谁不想有个栖身之地啊,我们曾经干得热火朝天,可是,有股黑雾总来营地捣乱,好不容易收集到一点建筑材料,都被这股奇怪的黑雾卷走了。”

  安妮连连点头,极度的惊恐已经让她说不出话来。埃托奥看偷看几个人的脸色,不像是撒谎的样子,“黑雾?还能卷起石木,怎么可能?”

  “我亲眼所见,当然,黑雾绝对不是恶灵。”拉斯姆森一脸茫然,“它更像是一股有智慧的旋风,虽然从科学角度不能这样解释。”

  迪欧干笑几声,“拉斯姆森先生,我知道,您是著名的天文学家,不可能骗人,但看表情,显然您也吓得不轻。哈哈,您说的太绝对啦,科学怎么可能解释不了一股旋风呢?作为一名普通的商人,都觉得您的话太可笑了。”

  拉斯姆森面无表情,“起初,我们从四周搜集了一些大小适中的石块,将它们堆放到一起,准备做营地的矮墙。黑雾第一次出现了,它打着旋从森林方向快速飞来——老实说,当时我也很害怕,我从没有见过纯黑色的旋风——它径直飞到安妮的身边,围着安妮绕了三圈。安妮吓坏了,不住地尖叫,黑雾似乎受到惊动,停在原地不动了。库雷克抄起一块石头砸过去,石块进入黑雾,竟没有出来。黑雾明显抖动了一下,好像被砸痛一样,然后,它冲向那堆石块,将所有石块卷入黑雾后,顺着来时的方向旋走了。那堆石块一块不剩,迪欧,你说,科学应该怎样解释?”

  迪欧脸上的横纹缩到一起,他搔着光秃秃的头顶,“的确令人费解,安妮,你距离它最近,有什么发现吗?”

  安妮堵住耳朵,“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看来她不想回忆当时的场景,拉斯姆森说的是实情。

  “后来我们收集了一些木料,刚将木料集中起来,黑雾又出现了,和上次一样,所有木料都被它洗劫一空。当时我们判断,它可能不同意在此建营,所以前来捣乱。库雷克专门到森林边缘去寻找,却没有任何痕迹,哪怕是树枝折断,灌木压倒等常见龙卷风的痕迹都没有。”

  迪欧冥思苦想,终于眼光一亮,“拉斯姆森先生,您说它是有智慧的旋风,这样说显然科学不能解释,但,如果它是一种生物呢?一种另类物质组成的生物?听上去虽然荒诞,至少,这样可以将它归类于科学的范畴。”

  老科学家呆住了,“这个,我真的没有想到。迪欧,你说的有道理。可什么物质可以构成这种生物呢?它通身黑色,仿佛所在的空间都是黑的,就像,移动的黑洞。据我所知,地球上不可能有这种物质的存在。”

  “那可以去外空间寻找。”迪欧眼光快速地瞥过众人,得意洋洋地说。几句话就折服著名科学家,他感觉惬意无比,身体都要飞起来了。

  埃托奥推了一把迪欧,“都什么时候了,还扯外星人。既然不是鬼神,那就好办。现在,我们在四周巡视,库雷克,还是你们四个,继续建营。”

  又一堆石块被集中起来的时候,黑雾并没有出现。埃托奥看着心神不定的几个人哈哈大笑,“看来它也怕恶人。你们继续,我去休息。”

  傍晚时分,埃托奥视察工程进度的时候,只看到安妮和库雷克在营地上忙碌,两位老人却在沙滩上摆弄着三堆围成三角形的柴草,不远处,更是堆着一大垛木柴,估计都是从附近森林里捡回来的。

  “老东西,你们在干什么?”埃托奥怒不可遏。

  “我们在制作求救信号。黑雾预示着曼迪岛上不确定的未来,我们一天也不想呆在这里了。”拉斯姆森先生不紧不慢地回答。

  “求救?你们还要求救?我说过什么?你们都忘记了。”他越说越气,走上前将三堆柴草踢得到处都是。

  拉斯姆森静静地看着,嘴里不住祷告。

  迪欧走过来,幸灾乐祸地说,“柴草太轻啦,如果用石块在沙滩上摆巨型的SOS多好,国际通用,又不会被踢烂。”

  拉斯姆森摇摇头,“那是小说,不实用的,石块和沙滩背景相似,在极远处根本看不到石块摆成的形状。2010年的时候,一名德国男子在奥尔丁附近的冰封北海迷失方向,他用相机闪光灯发求救信号,远在350英里外的人看到信号并救了他。如果摆放石块,他不可能被发现的。”

  “你的记忆力真好。”髙仞忍不住赞扬道,“大爆炸后,我忘记了很多事情。”

  “哦,小伙子,不要难过。每一件忘记的事情上帝都在帮你记着,你放心,他迟早会还你的。实际上,我也忘了许多,包括孩子的名字。”老人慈祥地安慰道。

  “忘就忘了,婆婆妈妈做什么?老东西,你死之后,所有事情都会忘记的。”埃托奥骂道。

 

  埃托奥命令不准备拉斯姆森的晚饭。老人没有说什么,向人群外走去,埃托奥大喊一声,“你们哪儿也不能去,就在这里看着我们吃。”

  篝火旁,埃托奥闷闷不乐,死寂的森林,消失的淡水,神秘的黑雾,一系列的事件让他如坐针毡。迪欧极尽讨好之能事,不着边际地劝慰埃托奥,埃托奥长叹一声,显然他并不相信迪欧说的话。拉斯姆森摇摇头,轻咳一声说,“虽然环境凶险,但你们说的死寂森林,并没有什么可怕的,这很正常。”

  半生历险让埃托奥不怕天地但却敬畏鬼神,听拉斯姆森这样说心里轻松不少,忙问其中原因。

  拉斯姆森指了指爆炸的方向,“根据趋利避害的原理,那样剧烈的爆炸,只要能移动的动物肯定都转移走了,我想它们应该在小岛另一端。我们并没有陷入绝境,只是迷失在一个普通的小岛,等待别人救援罢了。”

  “那么岛上的淡水湖呢?我清楚记得淡水湖就在小岛中央的凹陷处,现在却说什么也找不到了。”

  “通常情况下,岛上淡水都是雨水汇集而成的,如果长时间不下雨,小湖泊自然会干涸。”

  埃托奥歪头想了一会儿,“说的有道理,教授见识果然与众不同。”他扔过一袋压缩饼干。

 

  第二天,搜索小组在小岛另一端果然发现了大量野狗。埃托奥射杀几只后,用军刀割下一片生肉,放在嘴里咂了一下滋味,“运气不错。”

  迪欧在海滩边大叫道,“上帝啊,这是什么?”

  他们跑过去,沙滩上有几道蜿蜒曲折车辙一样的痕迹,痕迹边缘,还有几个残缺不全的巨大三趾爪印,每个爪印都有将近一米见方,就像是一把裂了三道口子的大蒲扇,很明显是巨兽搏斗时留下的痕迹,埃托奥趴伏在地,“可能是巨蟒和另一只巨兽争斗,据我所知,地球上没有这种爪印。”

  “也就是说,岛上有神秘的巨兽,可以和巨蟒争斗的巨兽?”迪欧的腿哆嗦起来。

  高仞心头一沉,口中却安慰道,“就算有,它也是肉身的,要不怎么会被爆炸声吓到这里?它也害怕我们。”

  埃托奥冷笑道,“怕我们?它和我们一样,因为追逐食物追到这里而已。”

  迪欧的脸更白了。

  扛着几只野狗回到营地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沉,库雷克等人已经把营地修缮完毕,几顶用草木帆布扎起来的帐篷,还有两间低矮的木屋,看上去虽然简陋,却颇有结实耐用的感觉。

  埃托奥围着营地转了几圈,挑起大拇指称赞道,“不赖,看不出你还有这个本事。”

  库雷克谦逊地一笑,“我是一名建筑师。”

  听迪欧说起白天的事情,库雷克搓起手来,“我们的营地,抵挡不住这种体型巨兽攻击的。”

 

  野狗的肉香飘荡在沙滩上,埃托奥敞开心怀,大讲能记起的海盗生涯中那些惊心动魄的争斗,众人暂时忘却自己身临险境,心潮随着故事起伏而澎湃起来。

  安妮显然被吓到了,吃完烤肉,她并没有和往常一样去休息,而是眉头紧锁,不安地在营地里走动。

  迪欧目不转睛地看了很久,咽了一口唾液挑逗道,“安妮,要不要我帮你睡觉?”

  安妮似乎没有理解,忧心忡忡地说,“有东西在暗处,我不敢睡。”

  拉斯姆森安慰她说,“很多时候,男人之间的对话,只是互相吹牛而已。”

  高仞也无法入睡,在海滩的时候只是觉得那个脚印眼熟,现在,他完全想起来了。那个脚印他见过,在布鲁塞尔皇家自然史博物馆,脚印的主人,是六千五百万年前的霸王龙。

    未完待续~欲知后事,敬请关注《云端(十一)》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