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十八)

作者:张国欣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7-12

长话短说,我早已死在曼迪岛,那里是中枢的一个实验基地,他们实验目的就是将脑波收入网络,尝试着让人得到永恒的意识。

上接云端(十七)

十三 云端

 

  庞博逃走以后,江川终于想通,他的命运注定和中枢背道而驰,无论怎样逃避都无济于事。接到髙仞的消息后,他二话没说,租了一架直升机。
  停机草坪,微风轻拂,按照髙仞指点的方向,江川负手西望,看上去并不遥远的天际,大朵大朵的白云从地平线上腾空而起,而后悠悠滑向天空彼岸。据髙仞计算,今天上午10点21分,那朵白云的投影将落在北纬39度东经116度处,要在城市上空自西向东穿城而过。
  一朵体态壮硕的云朵从西天沉甸甸地推移过来,云的四周有连绵不断的金边或银边在翻滚。江川点头示意,戴着巨大风镜的驾驶员迅速登上飞机,熟练地操纵引擎,银灰色的机身呼啸着昂首向天空冲去,在驾驶窗旋转近300度的广阔视野中,浩瀚的天空总给江川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理震撼。
  由于白云和飞机是相对而行的,所以不多时那朵白云就占据了飞机驾驶窗的大部分视野。云量很大,根本不能用目视的方法确认航线,驾驶员熟练的操纵飞机,把飞机提升到相对于云朵四百米的高度,收回减速板,到达下滑位置后开始降低高度,进入着陆状态。当显示屏上的相对速度达到允许的范围内时,飞机平稳地钻入云中。眼前云雾弥漫,舷窗白茫茫的一片,驾驶员靠着直觉向前飞去,几分钟后,云中竟然出现了从没有看到过的景色,这里的云有规律地呈正四角锥型排列着,俨然是一座金字塔的模样。
  江川示意驾驶员打开舱门,他腰里系着安全绳,小心翼翼地从舱门跳出去,稳稳落在白云上,脚下是一片平整如镜的硬地,跺跺脚,坚实无比。他解开安全绳,向驾驶员打了个手势,驾驶员收起起落架,飞机稳稳向空地滑去。耳畔的风呼呼作响,仿佛一下子就能把人吹下云端,头顶上白云悠悠,他向脚下望去,万丈虚空恰似天空倒转,不由得一阵眩晕。
  江川绕着金字塔转了一圈,发现这个金字塔和埃及法老的金字塔有很大不同,它是用无数球体堆积而成的完美正四角锥,没有一丝多余的累赘物。用手轻碰塔壁,塔壁温暖如玉,那些小球体周身洁白如玉,轻抚之下,让人体验到一种说不出的舒适,和皮埃尔手中的健身球没什么两样。
  “这个地方,真的要毁掉吗?”
  他留恋地看着云端,一种异文明的气息盈满天地,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啊?虽然髙仞没有说明,凭直觉也能感觉到,这里就是霍尔登不惜几十人性命也要找到的地方。按理说,毁掉它是应该的,可是,自己为什么下不了狠心呢。
  他打开电脑,髙仞迫不及待地用摄像头张望起来,“这里真美。和想象中没有什么两样。”
  江川拍拍电脑,“你确认让我炸了这里?”
  “确认。”髙仞斩钉截铁地说,“我知道你不忍下手,其实我也舍不得。不过它最终将落入中枢手中,有了它,中枢将如虎添翼,你说该不该销毁?”
  江川点头,“好的,我马上动手。”他让驾驶员帮忙,两个人从直升机里搬下几十箱黑索金,将炸药放到金字塔周围,这几十箱黑索金江川并没有能力得到,是髙仞不知用什么办法给他搞的。他示意驾驶员返回机舱,由于第一次来,谁都不能确认这里是否能撑住飞机的重量,因此飞机引擎始终没有熄灭。江川恋恋不舍地拍下几张照片后登上飞机,就等飞机离开后遥控引爆这里。
  驾驶员依言操控仪表,对着话筒讲了一段话,然后他关闭引擎,猎物般端详起江川来。江川本来对他颇有好感,没想到最后却不听调派起来,刚要呵斥,看到驾驶员眼中渗出的阴冷目光后,他一哆嗦,这目光太熟悉了,不就是--庞博的目光吗?
  “蠢材,你终于想到了。”庞博一把揪掉头套和硅胶面具,“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江川知他久经战阵,自愧不如,不过家仇未报,仇人就在眼前,怎能放过他呢?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引爆器,实在不行,就和他同归于尽,这几吨炸药,足以将云端变成碎屑。
  庞博的目光哆嗦了一下,“你不能这样,现在引爆你也会没命的!”
  江川见他有所惧,心神稍定,“我们的恩怨,飞出这里再说,现在,你马上启动引擎,给你十秒钟的时间,十、九--”为了在气势上压倒庞博,江川故意大声倒计时起来。
  庞博的手马上放到启动按钮上,目光不错地盯着江川。
  “八、七--”看着庞博略显惶恐的目光,江川越发冷静下来。
  庞博仍没有动,只是一眨不眨地看着江川手中的起爆器。
  “六--五--”江川越数越慢。
  “你倒是快点数啊,其实我在等着你按按钮,砰地一声,火光骤起,我们就一同见了上帝。”庞博看着他紧张的样子,着急地催促起来。
  “江川,别傻了,你以为引爆器还有作用吗?”电脑里,髙仞的声音急切地响起来,“他在戏弄你。”
  江川脸一红,的确,既然行动完全在中枢监控之下,起爆器怎么还能有作用呢?他一赌气,将起爆器远远抛了出去。
  庞博失望地摇头,“江川,你从来都自诩为男人,可是,你根本不是,看我的吧。”他叹口气,慢悠悠地从飞机底座上拎出一把长柄工具锤,然后在舱门处轻轻地敲了几下。
  江川的心脏附和着敲击声猛烈地跳动着,他下意识后退几步,浑身肌肉骤然绷紧了,这种杀手级的人物进攻起来,一定狂风暴雨般不留丝毫余地。
  庞博并没有走下飞机。他抡起工具锤,猛然向飞机上的仪表砸去,一阵激烈的噼里啪啦的响声过后,飞机的控制版面一片狼藉,在这样暴力的破坏之下,谁也不能将它开走了。庞博拍拍手,扔掉工具锤,从容地将飞机内的两件降落伞拿出来,走下飞机,“现在,谁都不能离开云端啦。”他彬彬有礼地走到江川身边,拍拍他的肩头,“放松,为了消除你的戒心,你再看--”庞博掂了掂两件降落伞,朝着云端边缘用力扔过去,降落伞划出两道优美的弧线,在地球引力的拉扯下,变成两个越来越小的黑点,消失在江川的视野里。
  江川早已目瞪口呆。
  庞博直接坐在地上,“现在更没有必要拼命了吧?坐下来,好说话。”
  江川不愿被他从容的气势压倒,反正逃无可逃,索性随遇而安吧,看他还有什么花样,想到此,他将笔记本也放到地上,和庞博面对面坐下来,“你的腿伤好了吗?”
  “这才是爷们。多蒙挂念,这点伤实在算不了什么,早好啦。实际上,包括我们大主教,都很佩服你竟能找到这里,要知道,主教霍尔登最后都放弃了。能告诉我你究竟是怎样发现的云端吗?请说实话,这是你唯一能幸存下来的机会。”庞博向前探了探身体。
  江川心思电转,干咳几声后才说,“嘿嘿,我有回答的必要吗?你只需知道,最终我找到了这里,而你们,天下无敌的中枢,竟然只能蹑手蹑脚地跟在我屁股后,才侥幸摸到这里,哈,哈哈……”
  庞博丝毫没有生气,“你真以为我们始终在跟踪你?别美了。实际上,我们早就放弃你了,你应该感谢云端,若不是最近中枢的重大发现,腾不出手来,早就把你收拾了。”他向前凑了凑,“你知道吗?一个月以前,中枢就发现了这里,但我们并没有动,就等你们上钩。说你们,是抬举你,实际上,我们想找的人是髙仞--”他指了指江川的笔记本。
  “你们什么都知道?”江川傻眼了。
  “比你知道的多得多。髙仞不肯说,我来告诉你吧,其实--”
  “其实我已经死了。”笔记本忽然发出了髙仞的声音,“庞博,我明白,你到这里,就是想抓到我。”
  江川难以置信,“你说什么?髙仞,你在胡说什么?”
  “长话短说,我早已死在曼迪岛,那里是中枢的一个实验基地,他们实验目的就是将脑波收入网络,尝试着让人得到永恒的意识,基本上,他们成功了。”髙仞的语速很快。
  “髙仞,对不起,你因我而死--”江川有些哽咽了,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说这个,先解决眼前难关吧。我们中计了,今天中枢的目标并不是你,而是我们,想将我们困在这里。”相识以来,江川从没有见髙仞着急过,今天,他明显手足无措了。
  江川噌地一声从地上站起来,“原来这样,怎样才能帮助你?你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
  “也怪我大意,一心想毁掉云端,忘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知道中枢怎样弄的,这里的网络信号完全被屏蔽,我们走不掉了。”
  庞博在旁边悠悠说道,“江川,你个粗心鬼,髙仞不小心连续说了几个‘我们’,你没注意到吗?”
  江川一怔,“我们?对啊,难道笔记本里不是你自己?”
  “江川,好吧,还有我。”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语气中的冰冷多过无奈。
  “姚婷?”江川的心脏今天算是承受了难以承受之重,一连串的打击让他险些晕厥,“你怎么也在这里?啊,对不起,我不是人。”魔鬼峰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再度难以遏制地浮现在脑海,他头痛欲裂,一切早已强制忘却的记忆,莫斯坦返程之路,言语不通饥饿难耐,只好在路边偷馒头的所有回忆,一齐涌出来。他双手抱头,放声大哭。
  “江川,别哭。我早就原谅你了,你只是一个凡人,没什么,那一刻,你做的并没有错。”姚婷安慰道,“只是我讨厌这种人。”
  “没错,姚婷,我也早就想通了,我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时我不是人,你放心,今天就是豁出命去我也要保护你。”
  姚婷冷冷一笑,“不要说我们的事了,远处来了一架大飞机。”
  庞博听到身后的轰鸣声,慌忙站起身,下意识地掸掸身上尘土,“你们知足吧,有幸惊动大主教,连一国元首都没有这个福分。”
  大飞机稳稳停在云端空地上,舱门开了,一个身材不高,头大秃顶的男人走下舷梯,舱门处恍惚还有几个人,但只是站在舱门,没有人下来。
  伊帝斯看着眼前奇异的景色,神情禁不住亢奋起来,“这里就是云端吗?不错,名如其地。”他回过头去,“霍尔登,你也下来吧,看看你梦寐以求之地,想想你为此受的屈辱吧。”
  一个高大的身影闻声从舱门走下来,边走边说,“大主教,我很惭愧,没有想到云端竟然真的建在云端。”
  “这不是你的错,不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吗?不过,这件事证明,你只是普通人,不堪重用啊。”伊帝斯若有所指地说。
  霍尔登的脸色变了,看来自己再无升迁的机会,能坐稳主教之位已属万幸,他不敢反驳,只能诺诺连声,“大主教说的对。”
  伊帝斯走到金字塔边缘,用手抚摸着上面凹凸有致的雪山石,“云端啊云端,虽然你我仍不相识,总有一天,你会臣服在我的脚下,为我所用。”
  伊帝斯感慨良久,才向江川等人走来。
  庞博紧走几步,一扫平日慵懒阴狠的语气,毕恭毕敬地说,“大主教,一切按计划进行。那个人就是江川,髙仞已经被困在笔记本里了。”
  伊帝斯扫了一眼江川,径直走到笔记本跟前,庞博赶紧从地上捧起笔记本,让伊帝斯的脸正好平视笔记本屏幕。霍尔登厌恶地看了看他,心里却暗恨自己怎么想不到这种做法。
  “髙仞,你现身吧,有幸能见到中枢的大主教,你死也不冤了。”庞博大声说道。
  显示屏刷的一声被点亮,髙仞的影像出现在屏幕上,虽然相貌和分别时没什么两样,但眼神之中流露出无尽沧桑,他歪着头仔细地打量伊帝斯,“你就是那个万恶之首?”
  “这个称呼很新鲜,很荣幸能有这个称号。”伊帝斯笑容可掬地回答。
  “是你发明了脑波探测器?是你监控全人类?是你杀掉了一切不幸涉足脑波领域的各行业专家?是你害死的我?”髙仞咬牙切齿地问道。
  “是的,都是我,而且,你这个排比句可以无限延长下去,比如,是我最终毁灭你,是我最终统治全人类,是我赐予人类永生--你满意吗?”伊帝斯气定神闲地回答。
  “好吧,既然落在你手,我无话可说,你随意吧。”他回过头叫姚婷,“姚婷,我们站在一起吧。让世界见证,我们永远在一起。”
  “好啊。”随着一声清亮的回答,姚婷的影像也出现在屏幕上,和髙仞两个人亲热地并排站立。
  江川的眼泪哗的一声流下来,“姚婷,我对不起你。”
  姚婷和他打了个招呼,“别婆婆妈妈的啦,我们都经历过生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感人啊。”伊帝斯掏出手帕,擦了擦眼睛,不知道他是表演还是真情流露,“髙仞,你要谢我,如果不是我要求登山服里加上脑波收集器,你们两个真的就再也见不到了。”
  “谢谢你。”髙仞真诚地说,“不管你动机如何,至少你成全了我。”
  “明白人,你是明白人啊。”伊帝斯一挑大拇指,语气一转,“你这样的明白人,也有错的时候。”
  髙仞一愣,“我哪里错了。”
  “太高看自己了。”伊帝斯将手帕叠得整整齐齐,放回口袋里。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高看自己的理由。”髙仞黯然说道,“现在,就更没有了。你们驰骋于真实空间,能享一切安乐,而我呢?只是一道电流,无体无形--”
  “大错特错。谁又能证明我们所处的是真实空间呢?而你,如果不是两个世界都经历过,又怎么知道你所处的是虚幻空间?只要能思考,一切都是虚无。小伙子,这方面你不要自暴自弃,如果你为我所用,我可以新创一个网络区,让你在网络区坐上主教之职。怎么样?以后你那里的人会越来越多,你的权势,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
  “你把我看得太高了。”髙仞冷笑着拒绝道。
  伊帝斯用手弹了弹屏幕,“当然,现在你一定是宁死不屈的,这个以后再说。你错就错在自认为这次计划的目标是你。知道吗?为了这次计划,我损失了五个和庞博一样级别的人,花费的人力物力更是不计其数,你以为,你的身价,值这么多吗?”
  髙仞想了想,“我的确是太高看自己了。既然不是为我,那你为谁而来?”
  “谁都不值得我这样做。”伊帝斯打断他的话,傲然说道,“我只是想证实一下自己的判断。谢谢你,小伙子,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他拍拍屏幕。
  髙仞下意识地闪身,伊帝斯看到了,“怎么,不喜欢我拍你吗?”
  “是的,我总认为你在拍一方墓碑。”髙仞答复道。
  “哦。我懂了,对不起,毕竟你受过伤害,不要自卑,要知道,你是先驱,最后所有人都会循着你的道路,和你走到一起,我也不例外。”伊帝斯的手停在空中,没有再落下去。
  姚婷忍不住问道,“伊帝斯,我们究竟帮你证实了什么判断?”髙仞一拉她的衣袖,姚婷挣开了,“没关系的,死也要做一个明白鬼。”
  伊帝斯笑了,“对。如果你们不听从我的安排,今天肯定是要死了,那我就让你们明白吧。霍尔登找了几年,都没有找到云端,最后我亲自出马,不用他那些寻常之路,既然雪山石可以放大脑波,那么由雪山石组成的金字塔对脑波的干扰就更大了。遵循这个思路,我调动所有的脑波探测天线,终于发现空中有一团移动的物质能干扰脑波信号。雪山石的主人太了解人类了,谁又能想到,一团常见的云团中藏着云端呢?就在一个月前,我才搞清楚云端的运行轨迹,按理说目标找到,我应该开心,实则更让我困扰不已。我该怎样处理这个金字塔,虽然中枢脑波技术地球无人能及,但和云端技术比起来,仍是判若云泥。不说别的,就是雪山石,我们都搞不清原理,只知道它是放大脑波的一种零件。”
  “如果不作恶,你是一个很难得的科学家。”姚婷喃喃自语。
  “迟早,‘恶’字会被我从字典上抹去的。”伊帝斯脸上的笑容越发盎然了,“云端迟早会被我所用,但总有一种潜在的危险让我惴惴不安,有可能,它会毁掉我的万世基业。保存还是毁灭,这绝对是一个问题,我难于决断。”
  “我懂了。所以你就密切留意别人对云端的态度?你只需做到反其道而行之就可以了,大家要毁灭,你就保护;大家要保护,你就毁灭。嗯,你果真不同凡响。”姚婷不自觉地伸出大拇指。
  “高看自己,是世人的通病。”伊帝斯摇摇手指,“你们,大家,人类都算什么东西,我会考虑他们的意见吗?”
  “你不会,你只会在意一个人的。”髙仞按按太阳穴,“布道者,你骨子里就怕她,但你无计可施,所以百转千回地看布道者的态度。”
  “是的,我怕她,我不高看自己。”伊帝斯爽快地承认道,“既然布道者要你毁掉这里,那么我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伊帝斯狂笑起来,身边的云雾似乎受到惊吓,急速地飘开了。
  “这也说明,你仍没有抓到布道者,她仍然是胜利者。”髙仞挑衅似地说道。
  “是的。我没有抓到她,但从今天起,她不再是我的心头大患。回去后我只需断了曼迪岛的网线,她就会被永远困在那里。这个让我寝食难安的云端看来对我危害不大,我也可以从容研究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你可以回到曼迪岛吗?我们一起研究那个布道者?”伊帝斯将脸贴近了显示屏,一副苦苦哀求的模样。
  姚婷厌恶地不住向后闪躲,“你一定做过演员,怎么脸色说变就变。”
  “如果不同意,你会变作什么脸呢?”髙仞万念俱灰,随口调笑说。
  伊帝斯伸出胖胖地手指,在虚空里做了一个关机的动作,“‘啵’的一声,你们就永远躺在这张硬盘上了,然后--”他又做了一个甩的动作,“就彻底和世界拜拜了。”
  “江川,我们都是普通人,谁都有错,我们仍然是好朋友,永别了。”髙仞不再理会伊帝斯,向江川挥了挥手。
  “江川,下辈子我们还是朋友。”姚婷心领神会,也向江川摇摇手。
  伊帝斯见他们心意已决,示意庞博将笔记本扔下云端。庞博领命,并没有马上关闭笔记本,端着笔记本慢慢向边缘挪动。伊帝斯挑了挑大拇指,“庞博,有前途。消灭一个人容易,但让人死前让他生不如死,才叫真正的杀手。”
  只需要十几步的路程庞博足足走了五分钟。走到边缘欲关机的一刹那,庞博才说道,“知道为什么折磨你吗?因为你那次的戏弄。”
  髙仞静静地对他说,“其实,你所谓的折磨对我们却是恩惠,那只是多给了我们等同你一生的时间。你精通网络,不要忘记,这里的时间观念和外界不一样,我们用五分钟的时间足足可以过完一生。”
  “主教阁下,不关机让他们亲眼看着自己从高空落下被摔得粉碎不是更好吗?”霍尔登想自己是该说句话了,否则在云端的风头全被庞博抢走了。
  伊帝斯嘿嘿一笑,庞博接过话头解释道,“我们只能屏蔽云端的网络,如果不关机直接扔下去,笔记本会在落地前联网,所以,必须关机--哎呦,不对!”庞博忽然大喊一声,“我们险些中计,关机没有作用,髙仞早就突破了普通概念的编程,他能让显示屏移动,很可能也能控制开关机。主教阁下,我们应该拔掉笔记本的网卡!”
  髙仞长叹一声,最后一招终于被说破,这次性命真的不保了。
  庞博将笔记本翻过来,正要打开后盖,一道灰影闪电般直撞过来,庞博躲闪不及,被灰影撞个正着。如果换做别人,这一撞势必连人带笔记本一同跌落云端,庞博是世界上一流的杀手,他眼见不能躲过这一撞,腿上用力,两脚如生根一般钉在云端表面。饶是这样,他的上半身也探出云端,云层下面如同地狱张开的裂缝,让他浑身冰冷。
  利用身体稍微停顿的刹那,他才看清撞他的人正是江川。江川见这样一撞仍不能把他推下云端,情急之下,双手伸出,一把抢到笔记本。由于他是拼命去抢的,根本不再顾及自身的安危,庞博又没有周旋之地,这才被他抢到。庞博恼怒不已,他转到江川背后,轻轻一推,江川力气用足,再也不能收势,连同笔记本一起直直跌下云端。
  耳旁风声呼啸,江川大喊,“姚婷,我还你了--”
  
  伊帝斯走到云边望了望,脚下云雾弥漫,江川和笔记本早已不见踪影,“可惜可惜,髙仞逃走了。不过,他已经变成蝼蚁,迟早都会被我抓到,这是小事。欢呼吧,世界终于运行在我们的轨道上。”他的嘴角露出多年未见的微笑。
  徜徉在翻滚不休的云雾中,呼吸着异文明的气息,云端上的人各怀心事。霍尔登反应迅捷,他最先深深弯下腰去,“大主教阁下,恭喜您得到天赐之物,您已成为现实存在的真正的神。现在,我们应该投入巨量资源,秘密地彻底研究云端,等我们的系统可以兼容云端后,让这天赐之物为我们所用。”
  庞博瞥了霍尔登一眼,“此话大错,坦白地讲,云端只是一个数据库,不能将其看得太重。大主教本有规划,就算没有云端,我们早晚也会自己创建的。云端的出现是异数,若不是大主教纵横捭阖,中枢怎么会轻松将其纳入掌心?因此,我们应该继续执行以前制定的计划,云端嘛,顺其自然。”
  伊帝斯点点头,“好一个顺其自然。庞博说的很对,云端只是一个数据库,里面的数据终将为我所用。虽然我们可以守住秘密,但完全得不偿失,布道者不惜一切力量想毁掉云端,充分说明云端的存在对中枢来说,是利大于弊的。因此,我决定,公开它,也公开中枢自己,从此,世界对我们都将顶礼膜拜。”
  “哔”的一声轻响从庞博身上传来,庞博一怔,“网络信号被恢复了?”
  霍尔登掏出手机,网络信号强度显示为最强,他嘴角挂着微笑,“大主教,从现在开始,您可以对世界发号施令了。”
  “不。”庞博汗流满面,“这里面有问题,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庞博,细心没有错,但小题大做也是不可取的,既浪费资源,又贻误战机。”霍尔登语重心长地教导庞博,眼神中寒光闪烁。
  伊帝斯也笑了,“庞博,霍尔登终于赢了一次。我猜想,网络信号的莫名恢复让你心中不安,回去我们也必须详加调查。问题是,就算有人心怀不轨,此刻又能奈我何?不必惊恐,继续欣赏吧,这毕竟是我们第一次来到云端,意义非常啊。”
  庞博不敢再说,只得连连点头。他擦擦头上的汗水,眼光落在金字塔边缘的数十箱黑索金上,“不!”刹那间,他什么都明白了,髙仞根本就没有失败,“大主教阁下,我们快撤,这里马上要爆炸了。”
(未完待续)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