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运

作者:福特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5-17

萨尘看着四周的群山,心里却想着刚刚被直升机送上去的先遣队。阳光简单粗暴的照在萨尘的脸上,使邓哲眼中的萨尘有些逆光。直升机产生的气浪冲击这萨尘的头发,仿佛起伏的连山。

  “我不知道这个树凭空出现在这里意味这什么。”那个时候萨尘刚刚得知这个消息,并被政府委派调查这件事的时候。

  这个树有近百米高,坐落在安陀斯大森林的腹地。这一段时间,世界范围内突然出现了许多这样的树,有的长在森林里,有些穿破大厦在城市里拔地而起。巨树的外面是盘根错节的树藤,其强度之坚韧任何地球上现存材料都无法匹敌,军队的大炮和炸药也无法将它炸毁。

  树干的最顶层有个门,这个门掩藏在茂密的枝叶之下。但是门是锁住的,上面有一组密码。

  萨尘与搭档邓哲决定派先遣小队前去一探究竟。

  萨尘看着四周的群山,心里却想着刚刚被直升机送上去的先遣队。阳光简单粗暴的照在萨尘的脸上,使邓哲眼中的萨尘有些逆光。直升机产生的气浪冲击这萨尘的头发,仿佛起伏的连山。

  树顶的密码很快就被破译,萨尘的心紧皱的眉头舒缓了一些。

  或许过不了多久,谜底就可以解开了吧。

  萨尘和邓哲知道事在人为,他们开始等待结果。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等,就是三天三夜。

  萨尘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活着出来。但是日子拖得越久,里面的人生还的机会日渐渺茫。

  “这事已经从一个科研事件变成了一个社会事件了,”萨尘道,“我希望军方可以给我们提供帮助。”

  经过邓哲与萨尘的申请,征服派出敢死队员前往营救。这些人都是部队里的精英,身经百战,实践经验丰富。

  萨尘希望没有什么问题。

  然而三天过去了,还是没有一个人生还。

  紧接着,应用于地震救援的探测AI也被派出,但一从树顶向下走,探测AI的信号就变得极其不稳定,最后直接就与总部失去了联系。

  “现在只有一种办法了。”萨尘对邓哲说道。

  “什么办法?”

  “求助于梼杌。”

  “什么?!”邓哲惊道。

  梼杌和那座树或许还是真的有什么关系。它们凭空出现在地球上的,给人类造成过重大的伤害。尤其是梼杌。那段时间梼杌吃的人类数量不计其数,时隔许久,萨尘回想起梼杌的獠牙,仍然心有余悸。

  “你确定要这样做?”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萨尘叹气道,“梼杌的单独作战能力极强,我们多次派兵进森林里对其进行围剿,都因为他们极快的身法,强大的力量以及快速的反应能力而落空。而且他们擅长在夜间活动,暗中视物的能力不可小觑,这也可以使他们的树中作业的能力强出人类数倍。所以我觉得,当所有的办法都无法奏效的时候,我们把这件事外包给梼杌。”

  邓哲不解。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梼杌虽然战斗力强大,但终究只是一群为了食物而活着的族群。”萨尘道。

  “原来梼杌还是有些用处的。”邓哲笑道。

  邓哲走后,萨尘独自坐在屋中。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墙上的屏幕幻灯片还在切持续的播放,这几天的事情的进展在屏幕上不停地切换,闪烁的光影打在萨尘的脸上,像极了他阴晴不定的内心。

  在许多年前,森林突然出现了一种以肉类为主食的哺乳动物,他们(这种生物虽然不是人类,但是他们有自己的语言,并且可以具有并不简单的社会性,所以在这里要用“他们”。)凭空出现,但他们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却仿佛他们祖祖辈辈就生活在那里。

  不久,人类便发现不止一片森林出现梼杌,地球上所有的森林都有梼杌出没的踪迹。他们有自己的语言,还形成族群。

  发现梼杌伊始,人类便开始发动军队去捕杀梼杌,准备对其进行研究。然而梼杌来去无踪,并且身甲坚硬,人类的军队奈何不得。

  这个举动惊动了梼杌的族群。梼杌开始了对人类的复仇活动。他们在人类的聚集处横冲直撞,大搞破坏,并且梼杌会抓走很多的人类,作为食物。他们用尖利的石刀把人类的肉皮从人类的骨骼上面剥落下来,将人皮挂在树枝上烤。

  渴望吃到更多人肉的梼杌开始对人类进行疯狂的进攻,人类不得不联合起来,出动最强大的军事力量才可以把梼杌的反击镇压。梼杌虽然勇猛,但是科技力量还是薄弱,饶是如此,人类也没有彻底打败梼杌,而是和梼杌斗了个伯仲之间,最后,萨尘和人类只能走到一种相互制约,相互制衡的状态。

  因为梼杌科技水平有限,无法形成一定规模的畜牧业,因此他们不能大规模生产食用肉,但是梼杌有对肉类有大量的需求,,萨尘也正是因为抓住了梼杌的这一软肋,通过补偿梼杌人类生产的肉类才可以与之一次次地做生意。

  萨尘在森林的山洞里见到了梼杌。

  那梼杌名叫傲狠,青面獠牙,体态仿佛一个豹子,身长二尺有余,却长着一张人的脸,腿有点像老虎,尾巴很长。即便是萨尘见过梼杌多次,但每次重见,心中仍是一颤。

  傲狠却满不在乎,他熟练地用人类的语言说道:“你们这一次,又来跟我们谈条件吗。”

  “不错。”萨尘随即镇定下去,“我这一次来,希望你帮我办件事。”

  “哦?”傲狠一副漫不经心,“什么事啊?”

  “巨树的事情你也知道,那里面危机四伏,我们的士兵能力有限,不可以抗拒里面的危险。但梼杌的临敌能力强于我们。所以这一次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我们希望你可以给我们提供五名身强力壮的梼杌士兵。”

  傲狠道:“说吧,等事成之后,你们这次打算给我们的猪肉怎么算啊?”

  萨尘用手比了个三。

  “成交!”傲狠爽快的答应了。

  直升机又一次飞到了大树的顶上,五个梼杌直接从直升机上跳了下来,在大树的树枝上窜来跳去,三下五下便来到了树顶的洞口,动作凌厉连贯,萨尘见状,不禁喝了声彩。

  “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可不是猪肉能解决的了啦,你要给我带几个香喷喷的人来。”傲狠即便是马上要下去,也不改嬉皮笑脸的本色。

  萨尘没有接他的话茬,淡淡的说道:“拜托了。”

  这一次和上一次一样,萨尘等了三天三夜,还是没有简单傲狠他们活着出来。

  到了第四天的时候,萨尘派人开直升机到树顶,却发现那五位梼杌。不过那五位梼杌已经无一点生气,被吊在五个不同的树枝上,大风一吹,树叶沙沙作响,五个梼杌的尸体也带动着树枝来回摆动,特遣队员走近看时,梼杌已然面目全非,似被毒剂腐蚀皮肤,身体也变得血肉模糊,仿佛被巨石用力砍斫,五个梼杌挂在树枝上面,见到这个情景邓哲与萨尘不禁相互对视,都觉得甚是可怖。

  萨尘给傲狠送完肉之后,拿回了五具梼杌的尸体。他们不禁猜想,梼杌应该是在大树里触碰了某个机关,导致全体覆灭。可为什么只有梼杌的尸体被挂在外面?人类的尸体却无影无踪了呢?

  由于此次萨尘与梼杌的交易属于地下交易,人类与梼杌中间的知情者都非常少,所以这些梼杌的尸体萨尘可以拿回去亲自研究。此前,因为梼杌的战斗能力太过强大,萨尘从未有直接解剖和研究梼杌的机会。而经过一番研究去,萨尘竟然发现了梼杌的体内的体内机能和运作机理非常独特,以后可以将它运用的人工智能的开发上。而且梼杌的营养价值极高。凭人类现在的实力,不可能像之前征服其它动物一样征服梼杌,因此梼杌好像永远不能成为人类的盘中之物,真是憾事一桩。

  然而此时,巨树周围突然变得寸草不生,萨尘派人去土壤进行土质检测,却发现了腐烂的人类尸骸。就当所以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地球上所有的梼杌都不见了。

  傲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体轻飘飘的,站起来之后有点踩不稳,他用力一起,竟然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他站起来,说道:“这里是哪儿?”

  门开了,进来一个浑身漆黑的生物体,用标准的地球语说道:“这里是火星。”

  “啊,”傲狠道:“那你们是火星人吗?”

  “不是。我们是在银河系逡巡的猎人。”

  “你中二个鬼呀,说人话!”

  “这不是一个比喻句,而是一个陈述句。”

  “我有点听不清楚。”

  “我们的生活,你是不会懂的。还记得地球上面的那棵巨树吗?”

  “怎么,这件事和你们有关系?”

  “哈哈哈哈,岂止是有关系,这个事情,就是我们一手策划的。来来来,我慢慢跟你讲。”

  “我现在不想听你扯淡,我知道你们的文明科技很强大,但是现在我只想回家。”

  “你还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来者笑了起来。

  傲狠没有说话。

  “我们来到地球,是为了寻求一种美食。所以说我们是在宇宙中逡巡的猎人,名副其实。但是我们不会像别的文明那样,把别的星球变成一个单纯的屠宰场或者是围猎区。”

  “那你们要怎样?”傲狠说道。

  “我们会直接把相应的行星作为一个巨大的锅。譬如如若拿地球做锅,我们便需要加热两极冰川,让海水淹没整个地球,再加热地幔,将食材煮熟,然后改造大气成分,让空中下落地不是雨,而是料酒。这些我也不会跟你们细说,反正你们也不太懂。而问题是,如果以一个行星为巨大的锅,那么必须要保证食材的具有非常大的数量基数。每一个星球上最高等的文明,通常可以形成完整的社会聚居,所以我们通过把巨树种子包在陨石里,向四周发射,而陨石会随机洒落在不同的行星,陨石砸到行星上面之后,会迅速生成一个巨树。这个巨树是一个筛选器。他表面上是一个巨树,实际上是我们种族消化道的模拟器。可以来到树顶上并且破译密码,说明该文明具有好奇心和科技水平,通常这样的文明会有很大的人口基数,而且因为这种文明注重饮食,所以他们自身的营养价值也会很高,口感更好。而巨树内部的模拟消化道会把消化情况进行自动建模然后及时反馈给我们。很显然,人类满足我的要求。但是突然又出现了另一种物种,就是你们。你们完全是我们消化道消化不了的。而且你们的物种在巨树里的顽强抵抗也令我们意想不到。这让我们很感兴趣。事到如今你最好还是全盘告诉我们,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事已至此,只有全说了。我们是人类造出来的。人类对森林资源的破坏太多了,于是邓哲给人类造出来了一种称之为梼杌的天敌。一个物种有一个天敌,相互之间才会有一种制衡,人类才会对大自然有敬畏之心。为了让这个天敌只能是人类的天敌,创造我们的时候特地让我们不适应除了人类之外所有地球物种的消化系统。很不巧,也不适应你们的。”

  “妙哉呀妙哉。”

  “你们为了吃一顿饭,费这么大劲,值得吗?”傲狠说道。

  “如果你们的寿命是十万地球年,你们也会一年只吃一顿饭的。而且我们掌握了翘曲技术,以后可以吃掉的还有很多。那个叫邓哲的人设想虽好,但是在更高级的文明面前,这些只是尘埃罢了。”

  说完,黑色人望向了地球,仿佛看到了自己即将开始的大快朵颐,而梼杌的悲鸣,则永远留在了火星。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