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米其林大厨

作者:美菲斯特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7-12

我不是上帝,无法用他本身的基因进行修复,只能通过事先采集的基因样本,对他的的味蕾细胞进行重生、修复。
1、
  “味道怎么样?”主持人望着米歇尔,希望这位米其林三星大厨用毒舌评论再吸一波收视率。
  “嗯……”米歇尔又舀起一勺芦荟蟹肉羹放进嘴里,鼻翼两侧的法令纹随着他的咀嚼显得更深。主持人有些诧异,松软的蟹肉羹不用这么起劲地咀嚼。
  “酱汁里的作料比例不合适,会掩盖食材本身的味道,喧宾夺主,不过还有改进的余地。” 米歇尔已经录了三期节目,大部分是这些老生常谈。电视机前的观众们露出失望的神情,推特和弹幕网上一片嘘声,强烈要求换掉这个评委。
  要不是有合同,以及米歇尔送给他的餐厅股份,制片人卢瑟早就让米歇尔下课,可如此一来,餐厅干股也会变成废纸。卢瑟秘密地把米歇尔请到自己家,略作寒暄,直奔主题:“难道真的像外界猜测的一样,你失去了那个?”
  “是的,我没了那个……”五十多岁的米歇尔像个被父母遗弃的小男孩,嚎啕大哭起来。
  米歇尔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失去了味觉,哪怕松露之类珍贵的食材,他完全吃不出好坏,前几天参赛选手还像等待翻牌子的妃嫔,期待米歇尔“临幸”自己,现在这几位选手看他的目光充满怀疑。可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当《挑战大厨》的评委,说些不痛不痒的话。
  当他品评每一道菜时如履薄冰,生怕电视机前的几千万双眼睛看出一丝异象,只要露了马脚,他刚刚拿到米其林三星的餐厅会马上倒闭,三十年的努力全都付诸东流。欧洲各国没有一家餐厅会雇他做主厨,到时自杀都没钱买绳子。
  胖胖的卢瑟气得全身哆嗦,像块煎锅里的凉粉,他拍着桌子吼道:“为什么不早说?现在广告大客户受不了收视率断崖式下跌,都想撤离节目,你知道我一天损失多少钱吗?”
  米歇尔虚弱地瘫倒在沙发上:“难道有什么办法吗?心脏、肾脏可以换人工的,没了味觉怎么办。总不能给我移植个人工舌头吧?”。
  卢瑟十指交叉,支在双下巴上:“说不定,还真得给你换个舌头。”
 
2、
  卢瑟带着米歇尔从巴黎飞到东欧某小国,那里以前是苏联的医药与生理学研究基地,卢瑟对这里似乎很熟,带着米歇尔在狭窄的街道里钻来钻去,米歇尔想起关于东欧黑市上贩卖人体器官的传说,战战兢兢地问:“你不会真给我换个舌头吧?”
  “怎么会?跟我来。”
  他们走近一栋整洁的四层小楼,门口一位指关节上纹着西里尔字母的壮汉拦住他们,卢瑟用俄语说了几句,壮汉掏出对讲机问询几分钟,方才放他们进门。米歇尔跟着卢瑟步入电梯,惊讶地看着卢瑟掀开按键板,按照特定规律按动几个刻着奇怪符号的按钮,电梯向斜下方滑去。一分钟后电梯停稳,而电梯门没有滑开,他们身后的板壁打开,卢瑟拉着米歇尔向外走去。
  这里弥漫着消毒药水味,走廊被日光灯照得泛出青白色,卢瑟带他走到尽头的一间诊室,里面摆放四五面宽大的屏幕,穿白大褂的人背对他们,盯着屏幕上变化的数字。卢瑟还没走近,那人转头问道:“大制片人,你不在巴黎花天酒地,跑到‘屠宰场’干什么?”
  米歇尔望着白大褂青白的脸色,暗忖:卢瑟不会是把我卖了还债吧?
  卢瑟指指米歇尔:“弗拉基米尔,给我的哥们检查一下,能不能治。”
  弗拉基米尔上下打量米歇尔:“你是那个尝不出好坏的三星大厨?你这味觉缺失的病例百年不遇,我很喜欢你这副苦哈哈的样子,过来检查一下。”
  米歇尔迟疑地看一眼卢瑟,卢瑟推他一把:“弗拉基米尔因为研究基因工程的禁区被圣彼得堡科学院赶出来,躲在这小国的实验室里。不过他的医术是一流的,欧洲的阔佬得了不治之症都来找他。要不是他在基因修复技术上走得太远,早就……哎呦,别动我。”
  弗拉基米尔拿指头狠狠地戳他的肥肉一下,浅灰色的眼睛冷冷地望着他:“再多嘴,把你做成标本。”
 
3、
  “你想烹制出核桃本身的焦香,给红鹿肉增加味道,可事与愿违,知道为什么吗?”米歇尔放下刀叉,对3号选手说道。
  “这……为什么?”
  “核桃弄得太细碎,火候过了,炒成焦糊的粉末。接下来,你烤制鹿肉时不敢和核桃碎一起烤太长时间,匆匆出锅,所以鹿肉里面是生的,外面又蒙上一层糊味。你自作聪明地想通过浓稠的酱汁掩盖这些。可惜,就算隔着黑胡椒和迷迭香,那些糟糕的味道还是像海盗般占据我的船舱(口腔)!”
  “是、是!” 3号选手端着盘子,唯唯诺诺地退回操作台前。米歇尔的手指点点4号选手:“女士,别愣着,把你做的沙朗油封鸭端上来。”
  卢瑟盯着蹭蹭上涨的收视率,心花怒放,现在广告大客户又开始向他献殷勤了。节目现场,主持人望着恢复毒舌的米歇尔,庆幸没把之前做的米歇尔老生常谈的表情包发到网上,那样就彻底得罪这位恢复味觉的大厨了。这时他发现下一位选手来自唐人街的一家川菜馆,做的是干煸鳝段,浇汁分为花椒香和泡椒两种,富有弹性的鳝鱼肉在热油的刺激下吱啦啦冒泡。
  主持人暗中偷笑,米歇尔一些不喜欢口味太重的菜品,上次有人烹制时放仔姜多了些,被米歇尔教训得下不来台。这期节目制片人故意安排川菜厨师参加,想出唐人街的丑,顺便让屏幕前的白人乐呵乐呵。
  米歇尔用叉子挑起一块鳝段,皱起眉头,他原先一直认为浓油赤酱的中式烹调破坏食材本身的美感,品尝完这一口,少不得喝大量矿泉水涮涮舌尖,免得被热油和泡椒“污染”了味蕾。
  主持人看到他眉头紧锁成“川”字型,心里暗爽,等待那位川菜厨师被骂得狗血淋头。
  米歇尔吃完一口,眉头慢慢舒展开,说道:“请拿双筷子来。吃中国菜,还是用匹配的餐具比较好。”
  “你不是一直厌恶中餐吗?还说那是打工仔吃的苦力食物、草莽食物。”主持人腹诽道,望着米歇尔用筷子又夹了一块鳝段入口,这次米歇尔回味了许久,称赞道:“很不错,鳝段外焦里嫩,甚至能感受到鳝鱼皮与鱼肉的质感差异,我能感受到青麻椒和朝天椒像《爱乐之城》里的男女主角一样在月光下跳踢踏舞。两种浇汁非常有创意,为整道菜增添了层次,恭喜你,孩子,你将进入下一轮比赛!”
  “不会吧?”主持人瞪大眼睛,后台的卢瑟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下一期节目,这位川菜大厨做的是泡椒牛蛙,泡椒、酸菜、蒜瓣和昔日被米歇尔视作异端的仔姜大受好评,米歇尔表示非常期待川菜在法国厨艺界大放光芒。川菜大厨在其他选手嫉妒的目光中再次晋级,彻底洗刷中餐被某些法国人视为“草莽食物”的恶名。
  总算挨到节目完成,卢瑟找到米歇尔,劈头就问:“这是怎么回事?法餐的骄傲快要毁在你手里了!”
  “这是上帝的启示。”米歇尔兴奋地说,“恢复味觉之后,我能再次感受到食材在舌尖是跳华尔兹,但是昔日我喜欢的鹿里脊、小羊羔肉、贻贝、鲈鱼……不再像以前那样从灵魂层面吸引着我。直到我品尝到来自唐人街的川菜,才知道自己以前多么狭隘,错过一座天堂,头盘是夫妻肺片、前菜是跷脚牛肉、主菜是水煮鱼和歌乐山辣子鸡、甜点是叶儿粑粑……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够了!”卢瑟气急败坏地说,“我要去问问弗拉基米尔,这个俄国佬究竟给你使了什么妖法!”
 
4、
  《挑战大厨》最后一期节目录制完毕,结果却迟迟没有公布,媒体纷纷猜测米歇尔在搞什么鬼。而八卦的娱记们并不知道,节目录制完成的当天,卢瑟气急败坏地飞往东欧某小国,坐上通往地下八层的电梯,冲进弗拉基米尔的实验室,强压着怒火,问道:“你对他做了什么?米歇尔要把冠军颁给一个擅长烹调川菜的唐人街厨子。更可怕的是,米歇尔在他的三星菜单上添加了泡椒牛蛙、九宫格火锅、诸葛烤鱼、干锅肥肠、巫山沸腾鱼……天可怜见,隔着八个街区都能闻见熬辣椒油的味儿!我加入股份的米其林餐厅,现在成了川菜馆子!付给你十六万欧元的治疗费,可不是为了毁掉法餐的荣耀!”
  弗拉基米尔冷冷地说:“当初我的承诺是用基因修复技术恢复他的味觉,合同最后的条款里说对于因样本采集造成的偏差,我概不负责。你和那法国佬都签字确认过,现在找我,晚了!”
  “你说什么?”
  “米歇尔的味蕾因为基因变异而逐渐失去味觉,他舌头上的味蕾细胞在逐渐失灵。我不是上帝,无法用他本身的基因进行修复,只能通过事先采集的基因样本,对米歇尔的味蕾细胞进行重生、修复。”
  “你究竟从哪里采集那些样本的?”
  “说来话长了,我的克格勃朋友曾经秘密潜入中国采集基因样本。”弗拉基米尔长叹一口气,“我一再提醒他们,样本选取地区首先要人口众多,而且能有效避开中国方面的监管,于是他们选择人口最多、地形最复杂的一个省份,那里有许多个村庄分布在崇山峻岭中,与外面的交通不发达。村民们以为是‘白求恩’来给他们查体,听话地任由克格勃们刮下舌苔细胞、抽血什么的。当克格勃们采集完基因样本回国之后,过了一段时间,中国政府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中国外交部对此还提出过严正交涉,这也是我被赶出彼得堡研究院的原因之一……”
  卢瑟的双下巴在颤抖:“别废话,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就是这里。”弗拉基米尔点点鼠标,中国四川省的全息地图出现在他身后的大屏幕上。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