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世界

作者:阿西博士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8-02

生物学家已经发现,人类基因突变的几率已经大大降低,人与人之间变得越来越相像,整个世界正趋于一种可怕的有序与和谐。
  这个世界,好冷!
  
第一章
  金牛座ζ星东北面,蟹状星云。
  经过了上亿年的时光,本以为这颗脉冲星会以中子星形态作为自己最后的宿命,谁想突如其来的压力,使物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星球表面聚集,体积逐日压缩,密度大到了粒子都难以承受的程度,终于,跨过了史瓦西半径的限度,曾经光明绚烂的存在,归于寂灭,坍缩为宇宙中最为黑暗的存在。
  
第二章
  我叫阿西,今天是公元2333年1月1号,新年的第一天。
  其实时间对于我已经是无关紧要的,毕竟,哪一天不是这么混呢。但是,今天总还是略微有那么一丝区别,因为每年的第一天,是我到市中心福利院领取最低生活保障金的日子,接下来一年的口粮,可都靠它了。
  “叮铃铃,叮铃铃”,刚被我一巴掌抡到地上的闹钟,还是顽强的响个不停。
  “真尼玛烦!”我长长地深了个懒腰,一条腿踢下床去,用脚趾头拨上了闹钟的开关,同时小趾熟练地打开广播频道,这才不情不愿地起了床。
  刷着牙洗着脸,耳边的广播断断续续地响着,“现您所在区域有中雨,伴有6级强风,天气将在15分钟后转晴”,我看了看表,坐在床尾囫囵把昨晚剩下的几片面包就着隔夜的凉白开吃完,再看看表,时间刚刚好。
  走出胶囊房,天果然已经放晴,“这天气预报,真他妈贼准!”,我往手心里唾了两口唾沫,顺着几天没洗过的头发往后抓了一抓,迈开步子往大街上走去。
  这会刚好是上班高峰期,大街上,半空中,各种车流、机流、人流熙熙攘攘,井井有序。不远处的公交站台上,正好停着A66路公共飞艇,队伍已经排得老长,慢悠悠地往前挪动着,“真是墨迹”,我不耐烦地一个大步跨上前去,对着舱门就往里挤,侧身撞到一个刚准备上机的年轻人,“没长眼睛呢!”我大吼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只顾看着前面了,您急您先上。”那年轻人扶着被我撞歪的眼镜,嘴里道着歉,我看他那样子,一下也不好发作,于是重重地“哼”了一声,自顾自上了飞艇。
  到了福利院,领了保障金,一切都很顺利,毕竟来这里领救助金的,据我了解,除了我之外,似乎也没多少人,简直就是VIP待遇。
  攥着兜里的货币点卡,我转头就进了全球第一连锁超市美宜佳,大半年没吃过苹果了,今天要好好犒劳一下自己,来到水果摊前,只见水灵水灵的大苹果,一个个大小均一,我捧起两个放在手心仔细的琢磨,发现竟连圆出来的弧度都是一个样,“现在的种植技术,真是了不得!”
  买完苹果,顺着自助收银的方向,刚好路过杂志栏,想起家里已经翻烂的残本,我不禁咬咬牙,下定了决心:“今天索性就再给自己讨个老婆吧!”然而,当我随手翻开几本时尚杂志,却惊讶的发觉,里面的各路女明星,从五官到身材,无不相仿,简直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样,想起刚才买的苹果,我不禁一个冷颤,丢开了手中的杂志。也就在这时,正当我视线往上游移,却发现本是被杂志挡着的正对面,一个中年模样,带着墨镜的男子朝我盯着看,更为可疑的是,当他感觉到被我察觉,就马上侧过头假装在研究手中的饮料,我一阵狐疑,往四周环视了一圈,竟发现同样可疑装束的男子有三四个。我赶忙到自助收银台付了钱,顾不上做公共飞艇,一口气跌跌撞撞地跑回了家。
  关上门,我趴在猫眼处,屏住呼吸听着门外的动静,好一阵,确定了没人尾随,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虚惊一场,看来不能总这么宅着,都宅出迫害妄想症来了。”手上的苹果往地上一扔,我一头扎到床上,盯着白茫茫的屋顶,想着这奇奇怪怪的一天,渐渐眼里迷离了起来,渐渐进入了梦乡,而谁又能想到,这奇奇怪怪的一天,竟是我成为救世主之前,作为普通人的最后一天。
  
第三章
  距离地球5000光年以外,半人马座,布莫让星云。
  千百万年来,星云的急速膨胀导致内部能量剧烈消耗,温度不断下降,成为了宇宙中几乎最为寒冷之地,尽管如此,生命不息,凭借着微弱的能量,各种粒子仍在空间中自由地穿行,并使温度保持在绝对零度以上,维持着一种平衡。
  直到最近,莫名的引力拉扯着布莫让星云中所剩无几的热能,温度不断下降,-272℃,粒子的运动已经接近于停滞,-273℃,连原子也难以前进一分一毫。
  ℃!终于,最后的一丝热能也消失殆尽,原子静止,整个布莫让星云达到了绝对零度,变成了一个比死还要荒凉和寂静的存在。
  
第四章
  一双冰冷的手紧紧捂住我的嘴,我一个寒颤从睡梦中惊醒,想喊,却喊不出声。
  “别说话,我们带你去一个地方。”我停止了挣扎,因为我感觉到脊梁后顶着一个冰凉的铁器,我知道,那是枪。
  任由他们绑住双手,蒙上眼睛,我被押上了一架喷气式飞机,脑子里浆糊一般,怎么都想不出个所以然,这屁事怎么会摊到我这种人头上?忽而又记起了以前看过的古代侦探小说,被绑架后通过感知车辆的震动和转弯来辨别地形和方位,但尼玛我这坐的是飞机啊!恍惚中飞行了约有个把小时,飞机终于停下着了地。
  没有任何废话,两双大手扣住我的肩膀和手臂,把我押下了飞机,曲曲折折迷宫般地似乎在隧道中走了好一阵,潮湿的空气伴着脚步的回声,夹杂着一股发霉的气味,忽而回声慢慢消失了,好像出了隧道进入了一片空旷地,厚厚的眼罩透进来一丝丝光亮,脚下从硬邦邦的水泥地变成了舒软的地毯,我有预感,谜底终于要解开了。
  果不其然,身后的大手卸了劲,四周一片肃静,只听得一个苍老而又中气十足的声音:“松了!”
  眼罩被摘下,刺眼的灯光晃得人睁不开眼,我下意识用麻木的双手挡在跟前,等回过神来,只见前方三个领导模样的长者正襟危坐,他们身上清一色佩戴着各式勋章,从身后树着的旗帜来看,左侧五官突出的像是美盟人,右侧体型魁梧的该是来自欧合国的老毛子。
  正中间的那位,显然是刚才发出指令的人,他徐徐站起身来,和蔼地注视着我,“不好意思了,用这么粗鲁的方式将你带过来。“
  他顿了一顿,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异样的光彩,郑重地说道:“欢迎到来,阿西,我们的救世主。”
  “我?救世主?你们搞错了吧,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一脸懵逼,紧张地揪着后脑勺那一撮一直压不下去的头发,想把自己从梦里揪醒。
  “这不是玩笑,更不是梦,我们知道你一下子肯定接受不了,不用急,我给你慢慢解释。”长者摆摆手,我身后的警卫搬来一张沙发凳,我瘫做下来,接过他递来的水,勉强逼自己抿了几口。
  “这事,还得从当初的宇宙大爆炸说起,你虽然是个野蛮人,但也接受过最基础的自然科学教育,应该知道,现有的宇宙自创世以来,一直遵循着熵增的原理,即在我们所生存的宇宙这个密闭系统之内,能量,包括整个人类文明,都在往无序化发展。熵增原理一直作为科学界的基石之一而存在,它被认为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内科学界关注的焦点都是如何阻止宇宙走向热寂。然而,我们都是杞人忧天了,更准确的说,我们都错了,因为我们的世界不是在变热,而是在变冷。””
  “到目前为止,有什么疑问吗?”长者问道。
  “懂是懂,虽然有点意外,不过我还是不知道这些东西跟我有什么毛线关系。”
  “马上你就会知道了。”长者扶了扶厚重的黑框眼镜,微笑着继续说道。
  “最新的科学研究已经表明,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我们的宇宙已经从熵增的状态向熵减变化,宇宙温度在持续下降,其膨胀状态已经停滞转而收缩,这些宇宙规律的变化也毫无例外地投射到自然法则和人类文明上来,你可以发现,地球的气候越来越规律,种植物的生长也越来越相似,这些其实并不是科技进步的结果,而是熵减效应的客观反映。尤其在我们人类身上,生物学家已经发现,人类基因突变的几率已经大大降低,人与人之间变得越来越相像,整个世界正趋于一种可怕的有序与和谐。虽然这些信息已经被各国政府所封锁,但我们知道,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我们都将在熵减规律的驱使下同一化,最终走向灭亡。
  一切似乎都已经绝望了,直到我们收到了来自另一个宇宙的讯息!是一个救援的信号!他们声称能够帮助我们,并提供了唯一的线索:一条路径,通往宇宙边缘的路径。以我们目前的科技水平,将人类送达宇宙边缘需要数百年的时间,虽然我们有能力将人进行低温冬眠以度过这段时间,但却无法阻止熵减这只无形的大手,根据目前研究的结果,人类早在到达目的地之前,身体机能就会因为同化作用而衰竭,甚至大脑也会因为“有序化”的驱使而违背本体的意识,从而导致整个计划的失败。
  眼看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要被熵减法则活生生掐断,我们却在无意中发现了你--这个世界仅剩的一个野蛮人!”
  “咳,你这,你这算是夸我么……”
  “当然,你是整个人类文明,乃至整个宇宙的希望。自从我们发现了你,已经暗中对你进行了监视和研究,虽然目前还无法找出原因,但可以确认的是,你是唯一逃脱了自然法则的人,你粗俗、下流、懒惰,你的基因也保持着可观的突变频率,完全没有被熵减规律影响的痕迹,因此,我们选择了你来执行这个‘救世计划’,而你,也将是全人类乃至全宇宙的救世主。”
  “如果,我拒绝呢。”
  “哈哈,果然不出所料,就知道你会这么回答。”长者缓缓走到我的跟前,伸手搭在我的肩上,四目交接,“但是你要知道,你是熵增时代的产物,我们选择的不仅仅是你,更是你骨子里所隐藏的每一个无序基因,我坚信,你会为了捍卫这个世界而战。”
  还没来得及张开口,我只感觉肩膀一阵刺痛,眼前一阵眩晕,彻底瘫睡在了沙发上。
  恍惚间,我隐约听得一个声音:“这是我们所能做的最后一点微小的工作了,接下来的,将是自然法则之间的对决。”
  
第五章
  仿佛做了一场亘古久远的梦,我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密闭的容器内,“我不会是在棺材里了吧?”我小心翼翼地伸手敲打了一下四周,周边顿时亮通起来,“抵达目的地,抵达目的地,请执行‘救世计划’!”
  刹那间如触电一般,往昔的回忆,和长者的对话,一一浮现在我眼前,“呵,原来不是梦啊。”
  定下神来,我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小舱体中,刚好容得下一个人的体积,我的身上还是几百年前的那副装束,不过通体覆盖了一层薄薄的膜体。视线的正前方,舱体的内侧,是两幅似曾相似的壁画,我认真端详了一会,原来一副是传说中的燧人氏钻木取火,另一幅是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盗取天火。我暗暗笑道:“这个老家伙,果然真是懂我。”
  “抵达目的地,抵达目的地,请执行‘救世计划’!”舱体仍旧吵个不停,让我想起了以前那个破旧的闹钟,“该起床咯!”我一个扫堂腿,踢在了内壁上,响声戛然而止,继而舱体向四周铺展开来,形成一个光滑的弧面,弧面一端的尾部,可以看到若有似无淡蓝色的火焰,我撑着弧面,慢慢站直起身来,裸露在无际的太空之中。
  弧面自发缓缓向远处一个光亮移动,我眯着眼睛,看得并不真切,近了,更近了,我终于看清楚,那居然是一个小女孩!小女孩全身裸体,长发垂到脚尖,身上散发着银白色的光芒,圣洁得像宏信息时代的古典美女刘亦菲,让人不敢有一丝邪念。我走向前去,想打招呼,却一头撞上一个隐形的界面,我张手摸去,似乎是一堵墙,难道这就是宇宙的边界?
  那一边,只见小女孩缓缓伸出一只光洁的手臂,纤细的指尖触碰到隐形的墙上,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向我示意。我心领神会的伸出手臂,向小女孩的指尖迎去,胸口的巨石仿佛一瞬轻了千斤:“总算是得救了啊,我们人类。”
  然而就在指尖即将接触的一瞬间,我似乎看到小女孩的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阴笑,脊梁骨一阵寒意,我下意思想把手抽回,可惜一切都已经太晚了,一股强大的引力将我吸上前去,只觉得抽丝剥茧一般,热量经由我的身体,从指尖向墙壁之后的小女孩流去。
  我绝望地回过头,看着身后,只见弧面尾巴淡蓝色的火焰慢慢弱了下来,远处的星辰大海,光芒也渐渐的黯淡了下去。我终于醒悟过来,我们宇宙的热能,正在向另一个宇宙加速流逝,迎接我们的,将是一个零度世界。
  我疲惫地闭上了双眼,只觉得这个世界,好冷,好冷。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