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云雾的人

作者:王淼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9-27

所有的专家都吓得脸色刷白,不敢出声,紧张注视着业已发生的怪事。

  谁能肯定说,吉列米·斯皮金格是一去不复返呢?

    这件事昨天刚刚发生,闹得满城风雨,至今人们还心有余悸呢。昨天中午,吉列米·斯皮金格邀请所有著名的专家学者到他的实验室去,这个实验室座落在绿树成荫的山岗上。一个消息闪电般地传遍全城:吉列米·斯皮金格成功地克服了引力。
  难道这不是一个奇迹吗?没有引力,您可以用一个手指头挑起一座大山!要知道,没有引力的作用,任何物体都将成为失重的。那时候,可以纵身一跃,离开地球,飞向星空。
  还是回过头来谈吉列米·斯皮金格吧。他坐在宽敞的实验室里,头发胡子乱蓬蓬的,穿着那件从不离身的白大褂。他那副用绳子拴着的眼镜,在本应该系领带的地方晃悠着。
  吉列米·斯皮金格是大名鼎鼎的科学家木克哈德·赫姆的得意门生,可是他比他的老师运气好得多。在捕捉很少研究的“反重力场”实验方面,他很幸运地获得成功了。
  吉列米·斯皮金格把专家们领进很大的院子里,院子当中放着一个大铁笼子,上面装着一个不规则圆筒形装置。在这个装置上能看出有很多象限仪、示波器和手柄,在操纵板上五颤六色的信号灯不停地闪烁。从装置的内部接出了一条有拳头那么粗的电缆,伸到实验室的墙边。
  “这就是捕集器,用这个仪器我能够把地球的重力场化为鸟有,”吉列米·斯皮金格庄严宣布说,同时,他以演员的姿态用手指着这个装置。然后,他用激动人心的声调讲了一句“具有历史意义”的话:
  “伊卡洛斯”的宿愿实现啦!”
  自然,谁也不相信这位年高德劭的科学家的声明。大部分在场的人都不以为然,对他的话付之一笑。因为几乎全体科学家都是顽固透顶的悲观论者。但是吉列米·斯皮金格什么也没看到。他这时候心情特别兴奋,无暇他顾。只见他迈着坚决的步子走进金属捕集器,摆出一副拿破仑的姿态,向一位离他最近的专家说:
  “请您先扳下第七个手柄,当下面安装的象限仪指针指到最大值的时候,再扳下第十个手柄!”
  这位“幸运儿”在同行嘲笑的目光注视下,完成了吉列米·斯皮金格吩咐的操作。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更确切地说,是大家觉得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忽然,科普周刊《日用技术》的专家司玛尔斯,这位平素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镇定的人,大叫了一声。一瞬间过后,所有的专家都吓得脸色刷白,不敢出声,紧张注视着业已发生的怪事。
  不,吉列米·斯皮金格并没有白日飞升,他仍然站在捕集器里,在他那表情凝结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只是……只是他开始膨胀了。每过一秒,他都变得更高,更大。很快捕集器也容不下他了,他继续变宽、变大,最后整个捕集器在他身体中完全消失了,他仿佛是吞掉了这个金属笼子,象喝掉啤酒一样。又过了五分钟,吉列米·斯皮金格比其他的人高出了二十米。司玛尔斯又发出一声惊呼,把自己的《柯达》牌照相机扔向斯皮金格。可是,照相机穿过了斯皮金格的身体,撞在墙上,而斯皮金格纹丝不动。
  这简直太可怕了。我们撒腿就跑,穿过实验室,互相冲撞着,脚下不时绊在什么仪器上,我们吓得心惊肉跳,狂奔过所有的房屋,一直跑到通往城里的公路上。我们本能地彼此离得近一些,一边跑,一边不停地回头看,仿佛有一头巨大的怪物在后面追赶我们。
  吉列米·斯皮金格变得果真象神话中的怪物。在浅蓝色天空背景上,他被夕阳照耀着很象一骑士团长的巨大雕象。他的样子令人望而生畏,但是他的脸上仍旧挂着得意的笑容,让人看了,真想扯起喉咙高喊救命。
  “他出了什么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惊慌失措地互相问道,当时,谁也答不上来。?
  这时候,吉列米·斯皮金格变得越来越大了,现在,他已经高高悬在城市上空了。在落日余晖中,这位著名科学家起初是清晰明显的轮廓,逐渐变得模糊暗淡了。当夜幕开始降下的时候,吉列米·斯皮金格已经顶天立地,好象是一个发出荧光的粉红色擎天巨柱,而他那表情不变的脸上仍然露出得意的笑容,这是一个获得生平最大成功的人发出的微笑。
  夜晚降临了,吹来了一阵晚风。这时,这幅怪诞的巨象显得更加阴森恐怖。吉列米·斯皮金格的身体和四肢变得支离破碎了。起初手脚消失了,后来胸部也不见了。但是,当吓得魂不附体的市民壮着胆子向天上望一眼的时候,夜空中仍然高悬着一个发出荧光的大脑袋,让人难以相信的是,吉列米·斯皮金格仍然向大家露出得意的笑容。
  最后,吉列米·斯皮金格失踪了,他在太空中烟消云散了。可是,为什么发生这种怪事呢?
  斯皮金格的工作人员和助手连夜研究了他的笔记,大量记录和图表,他们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吉列米·斯皮金格果真成功地创造出反引力。但是,当人体上不再有引力作用的时候,与此同时分子之间的相互引力也停止作用,于是,人就变成了气体云,直到后来起了风,把他身体的全部分子吹散了。
  我不知道,有谁还打算再试一试反引力的威力。但是,这样的“疯子”还会出现的,不过希望他记住,他可能变成一朵轻飘飘、软绵绵的云。说实在的,这样的下场并没有吓退吉列米·斯皮金格,恐怕,也不会使有实验室的其他反重力研究爱好者就此罢休哩。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