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生天(四)

作者:邓心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6-07

用这个荒诞的剧情无法改变地球必将向前发展的本质,无论事态如何发展,人类终究要为自己的贪婪和自负买单……
 
第六章 “永生”之崖
  黑市里有一种能够摘除芯片的服务,极其隐秘,尽管会面临最严厉的惩处,但每年选择摘除芯片的人还是有着不菲的数字。于戴沫想冒这个险。
  几经辗转,手术地点安排在一处巨型低档小区内一间被废弃的民房中。
  来接头的黑衣人先拿出一台专用的干扰器,看了一眼测试数据,这才缓缓的说道:“姑娘,这个东西摘下来很容易,可你知道它是实时监控的吗?摘下来违法,要吃二十年的劳饭……”
  在黑市里求生,他们都被生活磨练的鬼头鬼脑的,仿佛自带恐怖背景音乐的人偶。
  “你看我像是第一天戴上这玩意儿吗?我用二十五年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你还怕我会反悔吗?”于戴沫反问道。
  “哎!疯子越来越多喽!”那人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像是小时候用过的拔订书针起子一样的东西:“你确定不晕血?一会儿拔下来,它会‘扮演’你的肉身信息,不过监管贼着呢,差不多半小时他们就会发现数据异常,无人机两分钟能到,特警最迟十分钟……”他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
  “我做过攻略,不会连累你的。”于戴沫连忙解释。
  “一拔下来咱们就得跑,你要是被抓住我是不负责救你的……”
  “知……”后面的“道”字还没说出来,黑衣人已经干净利索的拔下了她的芯片,血淋淋的夹子两头连着芯片,持续显示着地理位置和脉搏等等与于戴沫今天的身体数据一致的信息。
  黑衣人迅速用医用绷带给她做了包扎,前后不到30秒,他已经拉起于戴沫的右手拼了命的往楼群的深处跑去。
  “我的车在前门!”于戴沫挣扎道。
  “傻子太多!”黑衣人拼命的跑着,“万物互联,以后你什么带电的东西都不能碰!”
  拐过一个转角,就在两栋大楼狭窄的夹缝间,一台小小的无人机冷不丁的跟他们打了个照面,黑衣人几乎是下意识的掏出手枪,一枪就把它打了个粉碎。
  “才一分钟!它拍到我的脸了!”黑衣人懊恼的叫着。
  两人冲入下一栋楼,黑衣人边跑边脱去外衣、扔掉头套、撕掉嘴唇上贴着的八字胡须……一个健硕明朗、甚至有些英俊的男人出现在于戴沫眼前。
  “脱啊!”男人边跑边回头命令:“你不是做过攻略吗?没准备被发现?”
  “准备了,我练了长跑!”
  黑衣人突然停了下来,扭头问道:“你跑得过飞机?”
  他喘着粗气把于戴沫推到一截墙根下,用他手上还没来得及扔掉的假胡须仔细的贴在于戴沫脸上,接着他从那个像哆啦A梦口袋一样的小包里掏出一只精巧的剪刀,三下五除二把于戴沫的齐肩发剪成了参差不齐但又很酷的短发。
  “挺帅的,就此别过,你往东走,那边晚上全是跳广场舞的,人多不会引入注意。”
  “你呢?”
  “后会无期!”他消失在另一个方向。
  几天前玩命奔跑的感觉还烙印在于戴沫的记忆里,但现在自由的风出奇特殊的吹拂在于戴沫脸上。
  在过去的世界里,她认为自己在自由驰骋,可现在她才发觉自己的日子竟然小心翼翼的不曾触碰太多原本稀松平常的小幸福。
  她不确信这种小小的幸福感是否因为逃过追杀而生出,并且会很快消失。
  或许也正是因为强烈的感受到危机如此紧迫,她才会生出如此多的欣喜?管他呢!
  眼前的一切都和过去三十年不同,她现在坚信了那个“每个人都死于三十岁”的说法,人渐渐的习惯了一种套路以后无论多努力的“创新”其实都是在换个花样重复自己。人缺少颠覆自己的勇气,而现在,别人眼里的“遭遇”在她看来就像是奇迹、是上天准备给自己的礼物!
  哪怕明天就要死去,她也愿意为这种每个细胞都沉浸在微醺中的畅快而付出代价,单纯的、想画画的冲动又一次充溢着她的全身,而在她的记忆中,这种感觉只存在于极其遥远的童年记忆之中。
  用一只简单的铅笔和一张纯洁的白纸画画的日子,她快乐的画着,客人们也欣喜的接受着,虽然很少还有人带着现金,但“拒绝使用电子支付”也成了人们喜欢她、迷恋她的另一个理由……人们喜欢这个怀旧的街头画家。
  “给我画一张吧。”于戴沫刚刚把画交给一个壮硕的外国客人,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在她身后响起。
  于戴沫的身体微微一震,当她转过身去最不可能的一幕出现了:身后这个人居然是尹玉!
  “你也逃出来了?”于戴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也可以这么说吧,”尹玉淡然的笑着:“如果有个重要的人想见你,你是否愿意给她也画一张速写?”
  “雨彤吗?她竟然、竟然还跟你待在一起?”于戴沫吃惊的问道。
  “她选择加入新的族群。”尹玉一边说着,一边帮戴沫收拾着身边简单的工具。
  “你不怕我会暴露你的行踪吗?”于戴沫常常感觉到被人跟踪,但回头看时,每个人又都在匆匆忙忙过着自己的日子,她不想再连累任何人,哪怕是机器人。
  “是我,我一直在保护你,”尹玉笑了:“大概你是不会信的,可这不重要。”
  不远处一栋建筑之下,层层向下,层层向下,眼前居然突然豁然开朗起来。
  尹玉一以贯之的保持着平静的语气:“这是以前的人防工程,用来抵御核打击的,已经废弃多年,你知道的,核武器早已经不是人类社会最大的威胁。”
  眼前恢弘的气势早已经震撼了于戴沫刚刚平复下来的神经--眼前像是个巨大的工厂,奇形怪状的机器有条不紊的生产着仿真人类的一切零件:骨骼、肌肉、皮肤、血液……于戴沫突然惊恐的理解了尹玉刚才说的“她选择加入新的族群”是什么意思了。
  “雨彤呢?你把雨彤怎么样了?”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你知道的,她是自由的。”尹玉平静的看着于戴沫的眼睛:“她只是比你更叛逆。”
  手术室里,一切已经来不及阻挡,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上官雨彤安静的躺着,看不出有什么区别,更无法想象一会儿哪一个将从手术台上苏醒。
  “你为什么要杀死她?为什么要让她变成机器人?”于戴沫失声痛哭起来,用尽全身力气拍打着手术室的玻璃巨幕。
  “她接受了永生的理论,愿意用理智、用逻辑来迎接地球未来的命运……当然更主要的,是她想停留在30岁,今天是她的生日。”
  “你跟踪了我这么久,为什么现在才带我来?你就是要让我没有机会救她!”于戴沫哭着质问道。
  “我只是没有权利干涉她的选择。”
  “不要相信任何人。”雨彤消失在窗口前的那个画面在于戴沫脑海中闪现。她注视着尹玉的右手,那个曾经被闫明削骨剔肉的右手!
  “我的右手有什么应该注意的事项吗?”尹玉抬起手轻松的观察着:“我没有进入新兵营的记忆,你知道那里的信号是屏蔽的,正如你想象的那样,我身上的每一个零件都是新的,虽然看起来都一样。”
  “我拥有过去的记忆、过去的情感……雨彤也并没有给自己加入任何新的算法,她只想以现在的智力水平成为一个人类末世的观察者,她说她不相信任何一方的谎言,她选择自己观察。”
  “可你为什么要把我带来?这难道不违背雨彤的意愿?”
  “我选择你,并不是为了你的母亲,你高估了她的影响力,从一开始我接触你就仅仅因为你自己,”跟尹玉的谈话她总是能挖掘提问背后所隐藏的潜台词,并且直率的回答:“我认为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艺术家,不可复制。”
  “那些平庸的人就该被无情的杀死吗?”
  “机器人是不会去屠杀人类的,除非它们在执行命令。”尹玉看向手术室内:“但我对未来的判断是,人类必将消失……我做的仅仅是必要的挽留。”
  手术室内,一个雨彤慢慢苏醒,她迟疑的坐起,慢慢的打量一下身边的一切,然后,她把目光停留在不远处那把吉他上。
  “她手术前唯一一个担心就是肌肉记忆能否被完整的复制下来。”尹玉目不转睛的盯着雨彤。而于戴沫却震惊的发现自己正在目睹一场无比残忍的谋杀!
  “其实所谓的‘肌肉记忆’只是储存在大脑里的一种思维定式,和肌肉本身没有什么关系。”尹玉继续自信的说道,她知道于戴沫的感受和巨大的疑问,但经验告诉她,这时候她必须忽略这个问题。
  上官雨彤终于打定了决心,这个在“睡前”她最关心的问题,她现在要毫不犹豫的测试一下。
  当熟练的琴声轻声响起,雨彤的身体也仿佛被注入了灵魂,她快乐的一曲接着一曲的变换着曲目--要知道,她已经很久不曾触碰心爱的吉他了!
  于戴沫等待着,她觉得尹玉应该打开门冲进去祝福雨彤,可她没有,她只是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幕。
  雨彤弹了很久,连于戴沫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弹奏早已从最初的狂喜、沉醉慢慢演变成了忧伤和拖延……
  雨彤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吉他,她缓缓的回过身。另一架病床上躺着的雨彤双手平静的放在胸口,这具已无任何生命迹象的肉体几个小时之前还鲜活健康。雨彤低下头,像是为自己默哀,又像是跟肉身道别……终于,她还是按下了病床旁那颗红色的按钮。
  如同核磁共振的圆形拱门打开,可戴沫却忍不住惊声尖叫:“啊!”
  接着她惊恐的捂住了嘴巴,这辈子也没有经历过这么恐怖的场景!
  雨彤正在把自己的肉身亲手送进焚化炉!
  “不!你不能这么做,不!”她绝望的尖叫着,哭着,无力的滑倒在紧闭的手术室门口。
  又过了许久,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雨彤吃惊的看着倒在门口仍然在不停抽泣的于戴沫:“你怎么在这?”
  “是我把她接来的,她摘除了芯片,我怕她会……”
  “你还是摘掉了?”雨彤没等到尹玉说完已经急切的问道,但她旋即一边安慰着于戴沫一边伸手拉起了她:“算了,欣然接受命运,或许能遇见更好的自己。”
  “不,我不是为自己哭的。”握着雨彤的手,于戴沫仔细的感受着哪怕最细微的差别,轻声问道:“疼么?”
  “就跟睡了个很短暂的觉一样。”雨彤拉起于戴沫:“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已经换过来了!走,我带你到处看看!”
  “你不是告诉我不要相信任何人吗?为什么你信了尹玉?”脱离了尹玉的监控范围,于戴沫迫不及待的问道。
  “因为尹玉不是人。”雨彤说完竟然笑了:“不过照这么说的话我现在也不是人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好吧,这个问题以后再探讨,”雨彤拉着于戴沫朝地下人防工程的另一个出口走去:“带你去个好地方!”
  隧道出口建在一片不大的森林中,从出口往东走几步甚至能看见一条潺潺的溪流。
  雨彤脱掉鞋子一脚踏进溪流,快活的说道:“小时候玩过这个吗?”
  “在室内游泳馆里玩过。”于戴沫羞涩的笑道。
  “下来玩玩!”上官雨彤愉快的邀请着,显然新换的身躯没有让她在这种场合感觉到任何不适。
  于戴沫也伸脚踏进清澈的溪流,真不知道为什么踏进一条小溪会让她有这么神奇的感受。
  雨彤一屁股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仰头看着天淡淡的问道:“现在继续说那个话题会不会太扫兴?”
  “怎么会呢?快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吧!”于戴沫把双脚从冰冷的溪水里抽出来,也坐在石头上。
  “针对种族的灭绝性屠杀古已有之,自古以来争夺生存权的竞争就是这么残酷。只是到了纳粹的时候,这种屠杀被冠以‘优生’的名义……呃,这么说太遥远了吧?”
  “没有,你给我从头讲!”
  “好吧,要说到人口灭绝计划1920年有一本叫《授权毁灭不值得生存的生命》的书在德国引起轰动,从那以后,有计划的毁灭生命就从来没有停止过。”雨彤深邃的眼光望向远方,于戴沫突然想起两人上一次在小树林里的谈话,那时的雨彤总是流露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潇洒气质。
  “过去,人口灭绝计划是大国间角力的工具,核武器只杀过一次人,但却臭名昭著,很讽刺是吧?”雨彤的嘴角终于露出如同过去那般的充满讽刺意味的笑容。
  “你果然……”于戴沫笑着,她想说“你果然还和过去一样,”可她停住了,在上官雨彤与过去一样的表情下面,她的思想早已经不同了!
  “果然怎样?”
  “没什么,你继续讲吧。”
  “还有什么好讲的呢?后来人口控制计划就失控了呗。人类总是自视甚高,直到像我们这样的网生代长大以后各国政府才慌了手脚,意识到人口失控比核军备竞赛更可怕。”
  “不是人工智能吗?”戴沫吃惊的问道。
  “你不觉得人工智能只是这场闹剧的替罪羊么?”雨彤反问道。
  “但尹玉潜伏了三十年,并且带头对抗人口复苏的每一项政令!”
  “你忽略了一个事实,2012年尹玉被送进大学的时候,她经历的一切都跟当时正在蹒跚学步的你没有什么两样。那时候的人工智能实验是一项充满挑战的试验,她也被赋予种种期望,可这中间没有一丝一毫跟杀人机器有关吧?她拥有一个正常人类的正常思维,只是在逻辑和运算能力方面优于人类。”
  接受这个新任务不久,尹玉就意识到用这个荒诞的剧情无法改变地球必将向前发展的本质,无论事态如何发展,人类终究要为自己的贪婪和自负买单……
 
第七章 人类的选择
  没错,人类早就按下了加速死亡的按钮,但没有人愿意为自己的错误买单,一个谎言至少要用一千句谎言来弥补,那么在重大路径选择上的错误呢?要怎样才能弥补?
  “就像我们所知道的那样,尹玉在同龄人中很优秀,我是说她在跟我们的同龄的人中很优秀。”雨彤笑着补充道。
  “不,在我的印象里,她一直都是阿姨。”
  雨彤笑笑,她没想到这种时候戴沫还有心情如此调侃,笑过之后她继续说道:“尹玉依靠自身的能力跟那些被称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们竞争,她以一个山区孩子所能够拥有的资源参与市场竞争并且最终成为这个时代的女首富……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可糟糕的是一年前,她接受了新的任务指令,她的管理者要求她对新的人口政策唱反调。”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说这是人类自导自演的闹剧……可大家都意识到错误了,意识到人类在于人工智能的对抗中必将走向灭亡,为什么你还是选择了尹玉?难道你为了获得永生宁愿背叛人类?”于戴沫吃惊的问道。
  当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才突然惊醒:自己的母亲早就给自己了一个预言,“于戴沫”不就是我们这个时代要毁灭的意思么?
  “我和你说过,这不是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对抗,至少目前不是。”
  “那以后呢?”
  “以后?面对五十亿个不确定因素,谁知道以后会怎样呢?”雨彤笑了,她不想再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
  “河里有鱼,你知道怎么抓鱼吗?”她笑着转移了话题。
  于戴沫有些吃惊的看着赤着脚在河里抓鱼的上官雨彤,她眼里散发出期待的光芒,好像她要抓的不是鱼,而是很想抓住眼前的快乐时光。
  她是真的快乐吗?
  当她们满载而归,尹玉也参与了这场快乐的聚餐,而且她贡献的厨艺还相当精彩。于戴沫三十年的人生里竟然第一次拥有这样美好的聚会,而且是在明知眼前这个机器人是“敌人”的情况下。
  “怎么?跟两个外族人在一起吃饭觉得不适应?”尹玉放下酒杯扭头问正在发呆的于戴沫。
  “不是,我只是惊奇,机器人会和着音乐起舞,而我竟然不会。”
  “哈!真是感谢你的恭维。”尹玉笑着向于戴沫伸出手,“来!一起来享受这样顶级的伴奏,很简单的。”
  她拉着于戴沫在雨彤的伴奏下轻巧的摇曳起来,灯光、乐曲和美味……一切都搭配的那么完美,连微醺的醉意都掌握的正好,这令此时这美好的享受还附带着无法释怀的心惊肉跳。
  “即便此时,还在担心人类的命运,这还像是曾经的那个于戴沫么?”尹玉问道。
  “不像,我们全都回不去了。”
  “如果给你选择,你愿意加入我们的族群么?”
  尹玉,这个有魅力的女人在这个微妙的时刻,向于戴沫发出了正式的邀请。
  “在我今天刚刚目睹了雨彤的葬礼之后,你也向我发出死亡邀请吗?”于戴沫揶揄道。
  “好吧,是我没有选择最合适的时机,当我没说。”
  “你这么有魅力的女人,即便没有绝美的容貌也绝对是很吸引异性的,你怎么会一直单身呢?”于戴沫问出了一个充满挑衅的问题。
  “我的确没有体会过真正的爱情,”尹玉边说边为三人斟上美酒,她悠悠的喝了一口才说道:“过去的264次约会都以对方没能最终打动我而告终,对,就像你们想象的一样,爱情带有太多的盲目成分,别笑,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全世界的女人都面临这个问题,你不也是么?如果说的更准确一点,全世界的男人也都有太过于理性的问题。”
  “你向男人发出过死亡邀请么?”于戴沫问道。
  “没有,你是第二个,而你还没有接受我的邀请。”
  “第二个?那你在外面生产了那么多零件?”
  “未雨绸缪永远是所有策略里首先选择的那个。”尹玉笑了:“这些零部件非常精巧,不是临时加快工期可以解决的问题。”
  “好了,不要听‘背锅侠’说这些无聊的话题!过生日就给我认真的过!行不行?”雨彤有点醉意,说话的时候舌头开始不打弯了。她扔下吉他,向一群架子鼓扑去,于戴沫听说过,她的很多最著名的歌都是酒后所做。
  “她为什么还会喝醉?身体里面有跟人类一样的化学反应么?”
  “这种醉态更多的是基于运算,对过去酒量的运算。感谢人类的芯片数据收集计划,我们对每一个人了解的非常透彻,虽然你们是十岁以后才戴上这个东西,但我不认为缺失十岁以前的数据会对我的判断造成致命影响……”
  这就是她们完全喝醉之前于戴沫能够记住的聚会内容。
  雨彤没有为她的生日写下最具纪念意义的歌,事实上她们很快就醉了,在具有百年历史的人防工程的广大空间里,三个人横七竖八的睡到了天亮。
  可是他们不是睡到自然醒的。
  一阵尖利的警报声将她们从美梦中惊醒。
  “我们被发现了!”尹玉用手环将监控视频投射到全息屏幕上,从各个方向倾泻而下的突击部队正在一层一层的接近她们。
  “一号基地已经被敌人发现,”尹玉扭头说道:“于戴沫,我给你30秒时间,请你再次选择你是否加入我们的族群?”
  30秒?在生物进化的亿万年时间里,这区区三十秒是多么短暂渺小?可站在“永生”的大门之外,这三十秒意味着唯一!
  “第二道防护已经打开,是否还击?是否还击?”安全系统发出一阵紧似一阵的提示,尹玉没有动,她安静的等待着于戴沫的选择。
  “我跟你们走……”戴沫轻声回答。
  “好,让我们为‘不死族’战斗吧!”尹玉坚定的拉起戴沫和雨彤:“为了更好的地球!”
  “开启自卫打击系统,向所有入侵者宣战!”安全系统发出了指令。
  部署在整个地下室各个角落的激光枪开始发出荧光色的火舌,入侵者被这突如其来的还击打得措手不及,一时间乱了阵脚。
  “依照他们的装备我们还能抵挡十分钟,下一个轮回再见吧!”尹玉说着,打开了密室两边巨大的枪械库:“不用怕,随便挑,就跟你们过去每一次打游戏是一样的!”
  雨彤没有迟疑,第一个拿起了枪。
  “与同类作战你就没有心理障碍吗?”于戴沫迟疑的拿起枪。
  “这个问题你该问问即将冲进来的特种部队!”
  也许比起死后以机器人的形态继续活在地球上,被自己的同类俘获后遭受非人虐待、面对利益集团无尽的谎言……这或许是更可怕的人生经历吧?
  一道巨大的爆破冲开了一号基地坚实的大门,混黑的墙壁、长满青苔的砖全都粉碎着四散迸射,透着一股巨大的悲凉。数百全服武装的特种兵随着爆炸崩裂而入,虽然都蒙着脸,但于戴沫似乎能看见他们狰狞的脸。
  尹玉、雨彤躲在墨黑色的地堡石阶旁,用柔弱的身体和在游戏中得出的“战斗经验”努力的扣动着扳机,随着又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雨彤扑过来,一把推开了躲在人造人机器流水线下的于戴沫,而她自己却被飞溅的弹片炸穿了肚皮……
  唯一能给她们带来安慰的,是这残暴的杀戮之后,她们会在世界的另一角落里复活,带着这段伤痛的记忆,继续活着,直到见证完最后一场杀戮。
  “戴沫,三个三十秒过去了……”尹玉依旧沉着的等着她的回答。
  于戴沫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思绪已经完整的模拟了“永生”之后的人生,这让她不寒而栗。
  “我,我,我……”于戴沫踯躅着。
  沉默了许久的雨彤突然走上前来,给于戴沫送上了紧紧的拥抱,然后,她说出了最关键的一句祝福:“如果你有机会活着,帮我画一幅画,本来想写一首歌送给你,可我,不行了。”
  尹玉点点头,她已经知道了,她不能再杀死一个画家。
  “防御系统开启,防御级别:三级。”尹玉低声发布完防御命令,竟然轻声感叹道:“看来我真是个‘背锅’的命,让我送你们出去吧,我会用尽一切努力,送你回去!”
  说着,她用尽力气将两人推向一条深幽的通道:“从这里往上跑,我会给你们导航,负一层之后,上官按照B策略送戴沫出去!”
  疯狂的奔跑伴着更加疯狂的交火声,仿佛是为一个末世唱的挽歌,又像是为新世界鸣放的礼炮。
  正如尹玉预计,负一层的重兵把守根本不给两人留下逃脱的幸运。
  雨彤拔出腰间的匕首死死抵在于戴沫的脖子上,尖锐的疼痛也不能抵消她心底的难过,这个生命中的知己即将在下一秒钟再一次死在自己的眼前,而这,就是她们为了救赎自己制定的B计划!
  “愿你拥有怒放的生命!”
  枪声响起,上官雨彤在她耳边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之后再一次陨落。地下防御工程之外,彤云密布,一场连天暴雪将在这个早春再次冰封了大地。
 
第八章写给未来的你
  我亲爱的孩子:
  很抱歉把你带到这个快速变化的世界却没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我实在不敢想象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毕竟三十年是段多么漫长而又曲折的岁月?我不敢想象你会经历些什么。
  可我还是决定邀请你来看看我生活过的世界,了解敞开心扉去爱一个跟你同样频率的灵魂是件多么畅快的事!领略这个世界有一种震撼自己每一颗细胞的美!我希望你的人生能够勇敢的燃烧自己,而不是在别人制定的“成功”中努力的攀爬……
  我希望你不要怨恨我没有给你一个跟别人一样的生活,没有在日复一如的训练和无尽的竞争中把你打造成为别人眼中的“成功者”……抱歉,我花了太多的时间与你浪迹天涯,去看山、看海、看大自然的奇观。很抱歉让你感受到的只是自然人之间有温度的交谈,而没有允许你接触万物互联的“更广阔世界”,那是因为我突然意识到成长的方式对人生的影响太过于深刻,我不希望你的“原生家庭”是虚拟的无限空间,那里虽然提高了效率却稀释了感情,那里有永远在加快的迭代却渐渐的远离了本该“永恒”的一切。
  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一个更好的世界,可我在三十岁的时候终于明白无尽的占有并不能带来快乐,有的时候一首歌、一副画、一阵微风、一轮明月却能带给我们刹那相逢却深入骨髓的美好……我希望你的人生至少有那么一次深深被这个世界的美好而震撼。
  最后,我很想跟你聊聊你的父亲。
  你的父亲是一位才华横溢的音乐家、是一位冷静睿智的企业家,是一个即便知道了世界如此不完美却依然勇敢的寻找美好的人,对于世界、对于未知,他进行了勇敢的探索。
  我们深信艺术是人类克服死亡的精神工具,善待与生俱来的才华是我们能献给这个世界的最好礼物,请遵从你的内心,丰盈的、快乐的度过你的人生,相对于“永生”所带来的平静,我选择以死亡作为底色的短暂人生,在走向死亡的旅程中,我们歌唱生命,我们憧憬未来,在我们还没有陷入不断重复自己的生命陷阱之前,我要把“创世纪”的接力棒传递到你手中,无论未来发展成什么样的形态,我真诚的希望你依然拥有感受幸福的能力。
  爱你!
  你的妈妈
  2042年3月3日
 
  于戴沫放下笔,郑重的将这封纸质的信件封存在真空的倒计时时间箱里,这时她才注意到已经被静音的显示屏上正在播出着与自己有关的新闻,她打开声音,播音员那使用人声合成技术而产生的声音听上去是那么具有讽刺意味:“日前,特种突击部队突袭了某废弃人防工程,并在该建筑中成功营救被反人类人工智能机器人绑架的著名画家于戴沫女士,战斗小组歼灭了该反人类基地的全部成员,并缴获大量武器、弹药,此次战役标志着以人工智能机器人尹玉为首的反人类计划遭到了彻底的消灭,世界各国的适龄妇女纷纷走上街头、走向医院,为人类的未来播下了希望的种子……”
  于戴沫抚抚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人工授精的小生命经过细胞分裂正在一分一秒中不断成长,在这真实与谎言交织而成的世界,站在永生的边缘,她依然选择做一枚颜色不一样的烟火,经历凄风苦雨,她要做那颗最坚强的泡沫,在谎言的世界里漂流。
(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