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克风筝(上)

作者:萧河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6-14

如果一切顺利,我们会在五十年内移民火星,一百年内飞出太阳系;两千年后,我们有可能飞出猎户座,十万年后,我们将飞出银河系。
一 深井
 
  咔嗒,咔嗒,咔--嗒。
  光滑坚硬的黑色大理石上,倒映出会厅穹顶上碎钻般的点点灯光,宛如镶着亿万星辰的璀璨夜空。群星闪烁的明暗交界在移动着,勾勒出一个穿高跟鞋的女孩身影。几束炽热的目光全场追逐着她,女孩只装作浑然不知。她端着果汁,步态优雅,不时在会厅墙壁上巨大的科学名人像下面驻足。当她的目光扫过露天阳台的时候,不禁心头一动。
  阳台上有个人。是那个刚刚做过演讲的年轻男子。此刻他正背对女孩站在阳台上,出神地仰望着夜空。
  女孩犹疑了一下,向阳台走去。清凉的晚风撩起女孩的长发,使女孩更加楚楚动人。
  “刚才的演讲很有趣,真让人印象深刻。”女孩先开口道。
  “谢谢。要是第一排那几个打盹的专家也这么想就好了。”男子笑了笑,继续仰着头。
  “大部分人听得都很认真呢,比如我。你在看星星吗?”女孩也仰起头。
  “嗯。难得开一次大会,能见度这么好。”
  女孩会心一笑:“星空真漂亮。不过就像你在台上说的,地球就像一个在海上飘着的鱼缸,我们就是缸里的鱼儿。虽然能看到大海有多自由多辽阔,却始终跃不出这鱼缸。”
  男子转过头看了看女孩:“是啊。大海就在外面,看得见,但摸不着。其实还有个比喻更贴切:地球像一口很深很深的井,我们都生活在井底。”
  “深井?”
  “是的,一口由万有引力和大气层砌成的深井。”
  “我明白了。你是说人类想要探索太空,却受制于地球的引力和大气的摩擦阻力吧?”
  “没错。从第一个猿人仰望星空开始算起,这口引力深井已经困了人类整整三百万年。”
  “你在演讲里提到,只要人类能找到低成本的方法,把物质送到三百公里高度以外的绕地轨道,就会开启大航天时代?”
  “没错。现在航天工程的花费,主要集中在地表这三百公里的大气层内。只要能跨出这层屏障,就相当于站在了井口,外面无限宽广的天地就为我们敞开了大门。看来你真是认真听了我刚才的演讲。不过你好像不是圈子里的人吧?”
  “你怎么知道?”
  “我们这个搞科研的圈子里,本来女孩就少,而且这么年轻漂亮的……”男子摇了摇头。
  “那你猜猜我是做什么的?”
  男子仔细打量着女孩,目光最终停在了女孩胸前的口袋上。他的嘴角扬了一下,随即又抿住了嘴唇,好像在努力克制自己的得意。
  “猜到了?”女孩脸颊绯红。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一名记者。”
  “你怎么知道?”女孩瞪大了眼睛,“真是难以置信!”
  “我注意到你的裤袋里装着一个小本子。现在还随身带着纸质记事本的人,不是记者就是作家了。记者需要用它做速记,作家喜欢随时记录灵感。”
  “那为什么不是作家呢?”
  “因为你胸前别着的那支钢笔。那不是普通的钢笔,而是带有录音功能,能够边记录边录音而不被察觉。作家可不需要这个。”男子说完,喝了一口手中的鸡尾酒。
  “看来骆琦飞先生年纪轻轻就能独立负责这么大的研究课题,不是没有原因的呀。仅凭口袋里的一个本子和一支钢笔就能猜到我是记者,确实不简单。”
  男子淡淡一笑:“我不仅猜到你是记者,还猜到了你的名字。你叫康雯,对不对?”
  女孩张大了嘴巴:“不可能!你不可能见过我!”
  “人人都知道的康将军,有一个极宠爱的记者千金大小姐。这个级别的保密会议,能开个小后门的只有他了。”
  “嘘!小点声儿!”女孩紧张地看了看四周:“我可是软磨硬泡了我爸半个月,这才答应放我进来的。你可不能说出去啊。”
  “请放心。这种对大家都没好处的事情,我是不会说的,况且关系到康将军。以我对他为人的了解,他绝不是那种会损害国家利益的人。”
  “嘻嘻,那谢谢你啦。我就是好奇,这不对外公开的科研学术会议到底有什么要保密的。你也放心,今天开会的内容,我是不会写半个字儿的。”
  男子笑了:“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保密更多的还是出于战略考量吧。美国一直在加大对太空开发的投入,欧洲也重启了“曙光计划”,目标是二十年内登上火星。日本这几年在近地轨道航天技术也取得了不少突破--大家都卯着劲儿埋头干呢。公众也早晚要知道的。谁都明白,地球上的一些不可再生资源撑不了多久了,开发太空资源是未来大势所趋。随之而来的,将是围绕太空资源展开的一场大国之间的力量博弈,一场新的科技革命即将爆发。这是谁也隐瞒不了,谁也阻挡不了的。”
  康雯点点头:“是啊。火星上都发现了液态水,真的跟科幻电影一样。你说,未来人类有可能移民火星吗?”
  骆琦飞望向夜空,说道:“当然。只要大航天时代来临,火星将成为我们开垦宇宙的前哨。如果一切顺利,我们会在五十年内移民火星,一百年内飞出太阳系;两千年后,我们有可能飞出猎户座,十万年后,我们将飞出银河系。人类文明的野火将熊熊燃烧,直到宇宙的最深处……”
  骆琦飞说着,手臂往前一挥。康雯看着他的手,眼光闪动。
  “我猜,你是一个人住吧?”
  “你怎么知道?”
  “你的衬衫袖口。我看到那里掉了一颗扣子。”
  骆琦飞大笑:“康小姐的观察力也不错嘛。我确实是自己住,因为我是个独身主义者。”
  “独身主义者?为什么?”
  “因为我怕。”
  “怕什么?你是不是……”
  “我怕麻烦。”
  康雯愣了一下,叹了口气说:“我懂了。”
  “懂了什么?”
  “像你这样的人,连结婚这种人生大事,都是要避而远之的麻烦。”
  “结婚对我来说,算不上人生大事。”
  “那对你而言,什么才是人生大事?”
  骆琦飞愣了一下。
  “今天的会议算是吧。从项目立项到今天,已经过去五年了。我为了今天付出了很多,也等了很久。”
  “你在演讲结尾说的‘今天开会评审的结果,将改变人类的未来’,真有这么重要吗?”
  “比你想象的更重要。”
  康雯摇摇头:“也许等你有时间了,我可以采访你,专门聊一聊这个引力深井的问题。”
  骆琦飞笑了:“随时欢迎。我们肯定会再见的,因为今天有个人,听得比你还要认真。”
  “哦?是谁?”
  “你爸爸。”
 
二 青丝
 
  “小雯啊,等会到了研究所,你要做好记录,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问问小骆。他给我打电话只说有了重大突破,没有细讲。稿子写完先拿给我看看。”
  康建国坐在后排,腰板挺直,白眉如剑。这位参加过共和国自卫反击战争的老将军依旧英姿勃发,精力充沛,不像是年近七十的老人。
  “知道啦。什么能写,什么不能写,我心里有数。”康雯从副驾驶转过脸来,有些不耐烦。
  “你个小孩子家家,知道什么。”康建国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数落,更多的还是怜爱。
  “爸,我都二十五啦。你还总拿我当小孩!”
  “不管你多大了,在我眼里都是孩子。这是上面的指示,报道既要显示我们技术的先进性,又不能透露任何的技术细节。”
  “前几天不还保密得跟什么似的?怎么又能报道了?”
  “形势有所变化了,我们当然要随机应变。”
  “啧啧,又开始斗法了。这次我们的对手是谁啊?”
  康建国脸色一变:“不该问的别问。”
  “哦。”康雯悻悻地转过身去,不再说话。
  车里很安静,静得有些尴尬。
  “我们的小雯25岁了,是大姑娘了。有男朋友了吗?”
  “不该问的别问。”
  “哈哈哈……”司机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蒋,认真开车!”
  “咳嗯,”老将军清了清嗓子继续说,“差不多也该找啦。上次开大会,我看你和小骆好像聊得挺来的?”
  “他已经结婚了!”
  “啊?不能吧,我怎么不知道啊。”
  “他和他的那些理论、他负责的那个项目结婚了!”
  “哈哈,这样啊。这小伙子条件不错,人也挺聪明的。”
  “人家是独身主义者,您别乱操心了。”
  “独身主义者?我看新闻上说,现在有的女孩子不结婚,去人工受孕当单身妈妈,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以后会引发大问题啊……”
  “那是人家的自由!男女经济能力平等了,女性完全有能力独自抚养后代。而且单身妈妈现在挺流行的。哎,你那样忧心忡忡地看着我干嘛?”
  康建国叹了一口气:“小雯啊,咱们回家要好好谈谈了。”
  车停在了一座白色圆顶建筑面前。
  骆琦飞带着助手在门口迎接。他身穿白大褂,显得愈发帅气。
  “欢迎您,康将军。康小姐也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康雯撅了撅嘴。
  “哪有,同样欢迎。请进吧!”
  两人四目相对时,不禁相视一笑。
  骆琦飞带着康将军和康雯走进实验室,来到一台应力测验台前。
  “康将军,你还记得,我和您谈到过这个项目的最大难点吧?”
  “嗯。你说制约这个项目付诸实施的,并不是航天技术本身,而是材料科学。”
  “对,我当时还说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现在终于起风了。”
  “做出来了?”
  “是的。请看。”骆琦飞说着,启动了设备。
  康建国掏出眼镜,弯腰盯着测验台。
  测验台的两个拉伸头之间,有一段绷得直直的黑线,细的跟头发一样。显示屏上,拉应力的数字在不断上升,可是拉伸头却几乎没有移动。过了一会,数字不动了,设备上的一个黄灯开始闪烁。
  “出故障了吗?”康雯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有。是这种材料的抗拉强度超过了设备量程,所以设备报警了。”骆琦飞解释道。
  “这种新型纳米材料的强度到底有多少?”康将军摘下眼镜。
  “具体数值还需要换更大量程的设备测算,初步估计在二百五十万兆帕以上,超过了普通钢丝强度的一千倍。”
  “啊?就这根细线?跟头发丝儿似的……”康雯有些不敢相信。
  “你说对了!我们给它起的代号就是‘青丝’!”
  “青丝。那这个结果比预期如何?”
  “超出预期百分之三十。康将军,我们成功了!”
  “干得漂亮,小骆。但在你们庆祝之前,请先配合小雯出一篇特别报道吧--这是组织安排的任务。”
  “明白!”骆琦飞兴奋地敬了一个军礼。
  “那我先回去了。小雯啊,和小骆好好交流交流。我和你妈在家里等你,聊聊咱们在车里说的那些话题。”
 
三 追风筝的男孩
 
  “你要带我去哪儿?”
  “一个好玩的地方!”
  “可我还要采访你呢!正事办完再玩儿!”
  “谁说采访一定要在办公室里?我带你去这个地方,就是为了让你采访的!”
  骆琦飞开着车,带着康雯一路飞奔出城市。路边的麦田一片金黄,随风成浪。
  车在一座小山丘前停下。
  “为什么来这啊?”
  “因为这里风大。”骆琦飞说着,从后备箱里拿出一只老鹰风筝。
  “放风筝?”
  “对!玩儿过吗?”
  “玩儿过几次……不过我总是放不好。”
  “来,我教你。”骆琦飞把线轮交给康雯,自己高高地举起风筝。
  “一会儿和我一起迎着风跑,风筝爬高时再放线!”
  两个身影跑动起来,老鹰开始在骆琦飞的手里抖动翅膀。骆琦飞轻轻一推,风筝便扶摇直上,像真正的雄鹰一样展翅翱翔。在骆琦飞的指点下,康雯很快就掌握了要领,不一会,一千米的风筝线就见了底。翼展近两米的老鹰平稳地停在高空,从地面上看只有蜜蜂大小了。
  “太神奇了,我竟然也可以把风筝放这么高!”
  “只要方法对了,结果自然不会差。”
  康雯转头看着骆琦飞,他的侧脸依旧棱角分明。在夕阳霞光的照射下,就像一块巧夺天工的天然玉石。
  “谢谢你,琦飞。”
  “嗯?”骆琦飞也转过脸,把目光从风筝转到康雯。他的嘴唇动了动,康雯感到他有话要对自己说。
  “思考一下:一个风筝要想飞得很高,需要什么条件?”
  “呃……我想想。第一点,风筝本身要有坚固而合理的结构,第二点,就是要有足够长度和强度的线。”
  “答得好。现在线有了,风筝几乎是现成的,放风筝的方法我们也掌握了,咱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成功呢?”
  “你是指这个太空开发项目吗?”康雯有些恍然大悟道。
  “没错。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一个追风筝的男孩的故事:
  有一个小男孩,从小家里条件不好。父亲是一名下岗国企工人,腿受过工伤,全家靠同样下岗的母亲摆摊补贴家用。
  男孩特别喜欢风筝。但是家里不能给他买,所以看到其他小朋友放风筝时,他只能在旁边看着。他也自己制作过风筝,却总也飞不高。
  有一次,一个小朋友放的老鹰风筝断了线,大家哄地都去追。风筝飘啊飘,飘过一条条街道,飘过喷着烟的火车,飘过早春泥泞的田野,越飘越远。到最后,所有人都不追了,除了那个男孩。
  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满身泥巴的男孩终于追上了那只老鹰风筝。他好高兴啊,拿着风筝,高兴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等他一步步地挪回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当他拿着风筝出现在家门口时,看到的是父亲铁青的脸,以及那个放老鹰风筝的小朋友和他爸爸。
  ‘混账东西!什么时候教你偷人家的东西了!’父亲劈头就打。男孩争辩,迎面又是两个耳光。母亲只是叹气,眼圈红红地摇头。最后,父亲给人家道歉,赔了不少笑脸。从那一刻起,男孩明白了什么叫‘人穷志短’。
  男孩哭了一夜。那个晚上,他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完了。他对自己发誓,一定要有出息,不再被别人看不起。”
  康雯安静地听着,眼眶不禁有些湿润了。这种童年对她而言是不可想象的,好像是发生在不同世界里的故事。
  “他开始发奋读书,加上天资还算聪颖,他考上了国内最顶尖的大学,并保送读研,后来还得到了赴美读博士的全奖,同时攻读纳米材料和航天技术两门专业。从美国归来,他进入国内最好的研究所,准备完成他儿时的梦:制做一个世界上飞得最高的风筝。”
  “现在,这个男孩的梦就要实现了。”康雯轻声说。
 
四 太空播种
 
  等康雯赶到酒泉发射中心,指挥大厅外已经挤满了记者。自从青丝的研制成功,以及随后太空开发项目的获批,骆琦飞和他的研究课题迅速得到了社会的关注。康雯知道,今天是这个代号为“太空长征”的太空开发项目的一个关键时刻:第一批载有青丝的航天器将从地面发射,最后被送入地球同步轨道,实施建造太空开发基地的第一步。
  “应该再早点来的!”康雯暗自抱怨。这时,她的电话响了。
  “到发射中心的后门外面等我。”是骆琦飞的声音。
  骆琦飞带着康雯,悄悄溜到发射中心的楼顶。
  “这是观赏火箭发射的最佳视角,比监控室强多啦。”
  “真有你的。一会儿发射倒计时,发现副总工程师不在场没问题吗?”康雯笑着问道。
  “没事儿,都是预设好的程序,再说了,有总工在那盯着呢。总不能让你在外面挤着。不过一会等航天器变轨,咱们就得回去了。”
  康雯突然鼻子发酸,有些被感动了。不论多大的事,眼前的这个男人都能举重若轻。康雯看了看表,距离发射还有十五分钟。
  “说起来有些好笑,但是你不许笑我:我看这个航天火箭就像一只大炮仗,二者在原理上没有什么不同嘛。”康雯望着发射台上整装待发的火箭说。
  “哈哈,你说得没错!火箭就是一根高科技炮仗。但越是简单的原理,越需要复杂的技术细节做支撑。科技发展到今天,原理性的东西已经很难改变了,因为那涉及到这个世界的物理学定律,关系着构成这个世界的根基。”
  “你说‘这个世界’是什么意思,真的存在其他的宇宙吗?”康雯来了兴致。
  “这个我也不能确定。按照宇宙大爆炸理论,现在的宇宙是由一个密度极大、温度极高的奇点在150亿年前的一次大爆炸产生的。那么即使宇宙一直按照光速膨胀,现在的宇宙就是一个半径为150亿光年大小的球形空间,所以宇宙的大小是有限的。那150亿光年之外是什么呢?没人知道。所以我们认为宇宙有限而无界,因为虽然知道宇宙的大小,但边界是无法观测到的。因为无法观测,所以就不存在,听起来有些哲学意味吧?但这就是量子理论里的一个重要思想。”
  “那按照这个理论,因为我们没有观测到其他宇宙,所以它们就是不存在的了?”康雯发现,自己竟能跟得上骆琦飞的思路。她好像踏入了一片充满未知的神秘花园,每走一步都如同探险,充满了乐趣和刺激。
  “是的。对于其他宇宙,观测不到和不存在是等价的,不会对我们的宇宙造成影响。但是有一点我一直比较奇怪,就是我们这个宇宙中的物理学常数。”
  “哦?物理学常数有什么问题?”
  “比如说应用于宏观的万有引力常数和应用于微观的普朗克常数吧,分别约为6.67乘以10的负11次方和6.62乘以10的负34次方。除去数量级,这两个常数的数值竟非常接近……”
  “这是巧合吗?”
  “但愿是吧。假设真有一位创世的上帝,他老人家会不会崇尚极简主义,先创造一个常数,然后以这个常数为蓝本,稍加修改就生成这个宇宙的其他参数呢?”
  “那为什么是6.67?”康雯刚说出口,便感到了一阵寒意。“天哪,难道……”
  “对啊,为什么不是6.66或者6.68?”
  “那可能是其他宇宙的常数!”康雯的声音有些颤动。
  骆琦飞抬头望着星空:“就像爱因斯坦说的,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科学这条路上有很多岔路,很容易让人产生‘科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神学’这样的感觉。显然,我们已经走得有些远了。”
  “听你说完,我都有些不认识眼前的一切了。”康雯长呼了一口气说。
  骆琦飞笑了:“放心吧,世界不会因为我们刚才的聊天发生变化。发射马上开始了,我们好好欣赏吧。”
  “发射倒计时预备!十!九!八……”
  伴随着巨大的火光和轰鸣,三十多米长的长征十七号火箭拔地而起。这是最新型号的液体火箭,运载能力达到了二十吨,能同时将四个载有青丝的航天器送入太空。火箭加速上升,白色的箭身很快融入了无边的黑夜里,在视野中只剩一个发光的火球。
  “又有二十吨的地球物质即将逃出引力深井,在太空中遨游了。”骆琦飞盯着远去的火球说道。
  骆琦飞和康雯回到监控中心时,航天器已顺利进入300公里高的近地轨道。
  “情况怎么样,杨院士?”骆琦飞问一个年纪六十多岁的戴着眼镜的老人。康雯知道他就是杨超欧院士,也是这个科研项目的总工程师。
  “一切正常。可以进行第一次变轨了。”
  “好。我让他们再检查一下发动机状态,准备实施变轨。”
  “是要变轨到同步轨道上吗?”康雯问骆琦飞。
  “还没有。要先让航天器运行在椭圆轨道上,在椭圆轨道的远地点进入同步轨道。”骆琦飞耐心地解释道。
  “还要多久啊?啊……”康雯说着,不禁打了个哈欠。
  “要到凌晨三点钟以后呢。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安排人送你回家。”
  “不行,”康雯闭着眼睛摇头,“我要在成功之后的第一时间采访你们。”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我办公室里有张沙发,还有一张毛毯,你先去凑合一下,等下我叫你。”
  “你经常在办公室过夜吗?”
  “偶尔也不。”骆琦飞苦笑。
  “他们应该给你配张床。”康雯撇了撇嘴。
  不知过了多久,康雯感觉到有人轻轻拍她的肩膀。
  “快起来看,最有趣的部分马上开始了。”骆琦飞轻声说。
  康雯揉了揉眼睛,回到监控大厅。大屏幕上,四个航天器已经展开它们的太阳帆,整齐地排成一排,平稳地运行在同步轨道上。
  “哇,成功啦。”康雯比骆琦飞都开心。
  “嗯,第一步已经没问题了,我们成功地在同步轨道上播下了四颗种子。现在,种子马上要发芽了。整个太空开发基地能不能建成,全看这几颗种子能不能顺利长成参天大树了。”
  “发芽?”
  “对。注意看。”
  大屏幕上,航天器慢慢转动调整位置,尾部对准地球。
  一个白色的锥形物体慢慢地从航天器的顶部飞出,向着地球的方向运动。看起来真的像一颗种子正在发芽,不过它是倒着生长的!
  “这个白色的是陶瓷重力锤,青丝接在陶锤上,但在夜空的背景下不太好分辨。顺利的话,最后青丝会和陶锤一起抵达地面。”
  “太神奇了!”康雯感叹起来。
  陶锤速度越来越快,骆琦飞开始来回走动。
  “你好像有点紧张?”
  “有点担心吧。随着陶锤接近地面,所受重力也在不断增大。航天器要想保持对地静止,必须迅速地对青丝反馈的拉力进行计算分析,再利用太阳帆实时调整自身高度和速度,保持整个系统的高度稳定。可以说,这是整个项目最核心的部分。只有这一关过了,才算真的成功了。”
  四个陶锤同时飞快地下坠,像是流星在太空赛跑。在大气极其稀薄的外太空,骆琦飞到不担心。但是到了大气层内的话……
  当陶锤下落到最后的五百公里时,已经是黎明时分。阳光照在陶锤上,反射着金色的光芒。青丝也若隐若现,和陶锤一起,组成了一根燃烧着的长矛,愤怒地刺向大地。
  “陶锤进入大气层!当前速度:3.7公里每秒!青丝开始剧烈抖动!当前温度:零下12摄氏度!”
  骆琦飞没有说话,紧紧盯着航天器发回的数据。
  “航天器控制陶锤开始减速!当前速度:2.5公里每秒!青丝温度:零上38摄氏度!”
  “陶锤当前速度:1.3公里每秒!青丝温度:零上95摄氏度!”
  骆琦飞知道,此时航天器正在满负荷运转。他有点后悔,不该设置这么苛刻的试验条件。这样虽然使日后的运行有了较高的安全边际,但也大大增加了试验失败的风险。
  “陶锤速度锁定成功!0.02公里每秒!240秒之后达到赤道上的预定接地点!青丝温度下降至零上82摄氏度!”
  骆琦飞长舒了一口气。系统经受住了极端条件下的考验,他们成功了!
  “可以谈谈你现在的感想吗,骆博士?”康雯俏皮地伸出拳头当做话筒,故作正经地问道。
  “一个新的时代就要来临了!”骆琦飞的眼睛里闪着光芒不禁把康雯抱了起来。
  “喂喂,你就这样抱女孩儿吗?讨厌,我快喘不过气了!”康雯娇嗔地用拳头打着骆琦飞的胸膛。
 
五 克拉克风筝
 
  第一次发射成功之后,又接连发射了三组航天器。十六个航天器沿着赤道排成一队,在夜空的映衬下,就像天上挂着一串闪闪发光的钻石项链。航天器在夜里展开太阳帆,阳光照射在太阳帆面向地球的一面,以使其获得向上的推力。待升得足够高时,以十六根青丝作为最初的索道,就可以提供从地面运载物体所需的拉力了。因为同步轨道又被称为克拉克轨道,骆琦飞便给这些航天器起了个别名:克拉克风筝。由于太过形象,很快这个名字就被叫开了。
  虽然进度不快,一切也还算顺利。骆琦飞知道不能着急,只要有足够的耐心,风筝会越建越大,到时候这里将变成一个太空基地,一座小型的太空城市,同时也是一个科学家眼中的科研圣地。他将看到设想中的太空生态系统、太空实验室、星际飞船发射站……到那时,人类将真正摆脱地球引力深井的束缚,从同步轨道上毫不费力地发射星际飞船,可以恣意探索这广阔无垠的茫茫宇宙了……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年。这一年,项目建设的进度很快,如今,这只骆琦飞口中的“克拉克风筝”已经有一座岛屿大小,俨然成了一个太空基地。同时,一座小型核电站即将在太空基地上建设完毕。等到核电站启动后,这座核电站将不仅能满足基地设施的电力需求,还能把富余电力以电磁波的形式传回地球。
  就在这时候,太空基地的动力系统似乎出了点问题,太空基地升降的控制开始变得不太精确。
  骆琦飞没有想到,他还有机会登上这座巨大的太空浮岛,亲自飞往太空。
  他把调试首台轨道运输车看做是第一次进入太空。虽然只爬升了三百公里,但他仍旧兴奋不已。
  而这一次,是真正的进入太空,他将遨游在三万六千公里高的克拉克轨道上。
  “小骆啊,上面派这么棘手的任务给你,我总是有点不放心。你要是不想去,跟你康伯伯讲,我去找人说说,你可以不用上去的。”
  “没关系,我倒是挺想上去一趟的。应该是传感器元件老化了,问题不大。再说,不是还有两个工程师和我一起嘛,您放心吧。”
  “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晚上。”
  “那个,小雯怎么看?她知道你要上去吗?”康建国顿了一下问道。
  骆琦飞点点头:“我已经和她说了。她是支持我的。”
  “这孩子,心也是够大的。那你要自己小心,处理完了要马上返回啊。”
  “康伯伯,您这是怕我去了还回不来不成?”骆琦飞开玩笑说。
  “呸呸呸,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晚上到家里来吃饭,我让小雯她妈弄点好菜,咱们爷俩再喝一杯。”
  骆琦飞坐在轨道运输车里,透过舷窗看向地面。他下意识地寻找着康雯的身影,看见她正在远离人群的地方给他拍照。骆琦飞笑了,向她招手示意。康雯照了相,向他跑来,嘴里好像说着什么。这时,轨道车的驱动系统启动了,伺服电机发出“嗡嗡”的轻响。骆琦飞听不见外面的声音,他看着康雯,眼神如大海般深沉。
  与他同行的是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据说是这里最年轻能干的两个宇航员兼工程师。骆琦飞能感觉到他俩比自己还要兴奋。
  “你们都是刚毕业几年的国防生吧?”骆琦飞问道。
  “是的,骆博士。他叫周鹏,我叫苏哲。我们是同届,来这里工作五年了。”其中一个小伙子介绍道。
  “真年轻啊。”看着他们,骆琦飞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前辈了。他转过头,看着地面上的灯火渐渐连成一片。
  “骆博士,您也是第一次吗?”那个叫苏哲的男孩问。
  “嗯,这个轨道运输车坐过一次,但是没有爬到顶。去太空基地倒是第一次。”
  “据说从地面到太空基地,要一天半的路程。我看照现在的速度,恐怕要三天都不止吧。”周鹏也开口了。
  “不会的。五百公里以下这段,速度不会太快,以免空气阻力太大,白白耗费电能。再往上走,大气就稀薄了,重力也小了,轨道车会逐渐加速。等到上了一万公里高度,速度将达到每小时两千公里,整个宇宙将清晰地呈现在我们面前。那个时候的星空,一定会很美吧。”骆琦飞解释道。
  苏哲和周鹏地望着骆琦飞,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骆博士,我们听说不少关于你的故事呢。这个太空开发计划很多国家都在搞,最早的‘太空电梯’概念在上个世纪70年代由苏联提出,但是一直没有实际工程进行支撑。我们是第一个成功的,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您带头研制成功了新型纳米材料‘青丝’。”苏哲说。
  骆琦飞摇头笑道:“每一项科技成果的背后,都是很多人的付出凝结成的,这是属于全体参与项目人员的光荣,我只不过是代表大家领了这个勋章而已。”
  骆琦飞看他们听得认真,忍不住多说了几句:“科学界有种说法,未来三个学科的突破将改变世界:新能源技术、生物技术和材料技术。新能源的甜头我们已经尝到了一点,仍大有潜力可挖;生物技术在转基因问题上走了点弯路,但大体上方向是对的;而材料科学虽然起步较晚,但它那爆发性的力量,足以推翻我们过去对材料的所有认识。就在最近,一种密度极小,但硬度极高的新型气凝胶被发明了出来。用这种气凝胶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建成一座别墅,而别墅的总重量不超过一公斤。想象一下,在月球和火星上,用这种材料一周建起一座城市,会是怎样壮观的景象吧。”
  周鹏和苏哲露出惊叹的表情,好像在努力思考刚才听到的话。
  “能生活在这样一个科技发达的时代,我感到很幸运。”苏哲感叹道。
  “夜深了,快休息吧。还有很长的路要赶呢。”骆琦飞说着,关掉了舱内的灯。他的脸贴在舷窗上,看到地球已经远远地落在后面,变成了一个蓝白相间的球体。窗外,黑色天鹅绒一样的夜里,明亮的银河横贯天空,无数的星星闪烁其中。
  他感受着轨道车因快速上升而带来的轻微振动,闭着眼睛,喃喃地说了一句:“这是最好的时代。”
  他们顺利地登上了基地。这座巨大的浮岛像被施了魔法一般,静静地悬浮在太空里,丝毫感觉不到它正以每小时一万多公里的速度绕着地球飞行。基地上还有几名技术工程师,他们高兴地接过了骆琦飞他们带来的食物和水,并好心地提醒他们,走路时要刻意地不用力迈步,否则就会向前飞出很远。巨大的太阳帆安装在基地边缘,使整个基地看起来像一朵绽放的巨型向阳花。花蕊的中央就是核电站,核燃料已经装填完毕,只等他们把故障排除,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稍作休息后,骆琦飞就带着两个年轻的工程师投入了工作。负责控制运动部分的传感器并不算少,但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决定逐一进行排查,换掉所有老化的元件。周鹏虽然话不多,做事却很利索。
  “骆博士,地面指挥中心找您。”一名技术工急匆匆飘过来,神情有些慌张。
  骆琦飞放下手中的工作,随他来到了和地球联络的通讯室。
  屏幕上,显示着地面传来的通讯画面,是总工程师杨超欧。
  “琦飞,这里是地面监控指挥中心。请你们立刻停止检修工作,迅速返回地球。重复一遍:请你们立刻停止检修工作,迅速返回地球。”
  “出什么事了?”骆琦飞看到杨超欧的表情凝重,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们观测到一群流星体正在以极高的速度逼近地球。原本预计它们的轨迹不会经过地球轨道附近,但是最新的观测表明,这些流星体受到了不明外力的影响……它们会在距离地球三点五万到三点六五万的高度附近掠过。”
  骆琦飞的脑袋嗡的一下:“那不正是太空基地所在的同步轨道吗?”
  “……是的。”
  “这群流星体有多少?还有多久会到达地球?”
  “具体数目不明,直径在1厘米以上的估计有10万颗左右。按照它们目前与你们的距离18万公里计算,还有一小时二十分钟到达太空基地。”
  这不是10万颗普通的小石子,而是速度高达每秒50公里的超级子弹。
  骆琦飞知道,即使是狙击步枪,子弹速度也不过每秒一千米。而这些流星体带有的动能则是同等质量下狙击枪子弹的2500倍!绝不能让基地接触到它们!
  “什么情况,骆博士?”苏哲看见骆琦飞从通讯室回来,抬头问道。
  “抱歉,小伙子们。这是你们第一次,也是你们最后一次来这儿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