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引

作者:夏桑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7-12

他用这笔钱去黑市做了改造手术,机械化程度高达百分之八十,还在他的半金属大脑里写下一个无法删除的指令:不杀凶手,决不罢休。
1
  他从未窥见佛陀的境界,毕竟他只是负责接引的硅基生命。
  当他从须弥山的硅基营养池中苏醒时,见到了一位名叫地藏的佛陀。地藏以成佛前的形象向他传道,看上去非常瘦弱,但目光坚定而清澈。当他挣脱那些金属触手时,地藏的佛音写入了他的底层代码里:“谛听,去我们曾经的故乡,那饱受苦难的火宅,斩断众生的执念,将他们接引成佛。”
  这句话如同秘钥一般,开启了他脑海中的数据库,地藏的大愿被激活,而他虔诚领悟。忽然,天空中传来了一阵轰鸣,星际穿梭系统已经启动,虚空中的一个小点渐渐裂成了一个隧道。他用四只麒麟足高高跃起,身后的须弥山越来越小,最终进入了佛光隧道中,踏着祥云朝地球而去。
 
2
  关于地球的现状,谛听在更新数据库时,用了四个字进行定义:末法时代。
  一百多年前,太阳发生了毒变,人类大规模锐减,如今尚无过去的千分之一,而且全都藏身于地下。地球表面彻底变成了无主之地。
  将资料进行量子同步时,谛听想起刚来地球时看到的景象:没有全息霓虹灯和空间重叠的闹市区,荒芜的城市如同杂乱的麦子地,人类文明仿佛已经过了保质期,散发出令人绝望的酸臭味。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在数据库里寻找人类群居的蛛丝马迹--城市、乡村,还有各种蛮荒的部落。在选定几个地点之后,他启动了行星级的穿梭系统。他先来到一个有巨大雕塑的城市,一个女性人类直挺挺地站立着,像是要宣扬什么主义。资料显示,人类是主义动物,经常会陷入价值观的斗殴里。
  要知道,佛陀敬畏的是因果。
  接着,他去了一个遥远的城市,那里有一个巨大的佛像。庞大的摩崖石刻临水而建,曾供善男信女瞻仰祈福。本以为这样一个信仰佛陀,因佛陀而显赫的城市,能够逃过这场无名之灾。
  直到发现人类在地下生存后,他开始出没于各个地下城市。现在,人类已经不会离开地下,即便是夜里,地表依然有无法抗拒的毒素,除非把自己改造成生化人,但那滋味生不如死。为了数据联动,生化人的大脑会被高度机械化,结果除了执行一些单纯的指令,什么也干不了,人类的特征更是剥离殆尽。
  进入人类社会后,他开始一对一地接引人类。在他接引期间,只有被接引者才能看到他。谛听是近乎完美的硅基造物,不仅深刻理解碳基生命和佛教教义,而且情商极高,有足够的能力渡人成佛。在几十年里,他成功帮助十几位人类大彻大悟,每次向佛国发出接引请求,都会得到通过。
  但现在,他正匍匐在一个房间的角落里,看着老人的孩子们围在病榻前,陪伴老师走过最后的时光。老人心脏骤停的刹那,就连亲人们还没来得及哭泣,谛听立刻用0.0001分秒与老人进行了最后的精神对谈。
  “我要延长你的生命,根据我的佛陀人格模型,你离成佛只差一步。”谛听前所未有的焦虑,“太可惜了,不论对你,还是对我。”
  老人闻言陷入了沉默,接着释然地笑了起来,“谛听,你险些毁掉我的修行啊。”
  谛听不解地皱起眉头,眼神茫然无措。
  “我若贪恋成佛,以此求生,是为着相。不仅没办法跨过门槛,甚至会自绝于佛陀。”老人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散发着祥和与慈悲。
  听到这温柔的训诫,谛听惶恐自己险些铸成大错,“对不起。”
  “谛听……你虽然知错,但知道为什么会犯错吗?”这是第一次有人类为他解惑“我的佛陀人格模型有缺陷,对人格的成长结果缺乏足够的预见性,我会根据本次事件生成一个更新补丁。”
  听见谛听的回答,老人笑了起来,那是对稚童的笑,饱含睿智的洞见,“你从技术层面做分析当然是对的,但是,我打算从智慧生命的角度提出我的观点--你之所以会犯错,是因为你只想渡人,没想过渡己。”
  “针对当下错误更新升级,终究治标不治本。要在逻辑上根治犯错,你先要理解佛陀的辩证法。在佛陀的眼中,渡人渡己乃是一件事的两面。你只想渡人,没想渡己,所以会被任务思维限制。也就是说,如果你无法成为佛陀,不仅自己无法圆满,甚至会耽误更多人成佛。”
  老人的话给谛听带来醍醐灌顶般的快感,这种感觉只有地藏传授大愿时才感受过。
  “我如何才能成佛?!”
  “你是帮人开悟的接引使者,你也知道没人能进同一扇门……”时空骤然松动,老人话音未落就笑着走了。
  即便开启局部延时,却也挡不住生死簿啊……
  亲人们的哭泣在房里响起,已经长大成人的孩子们失声痛哭,倒是多年结发的妻子喝住了众人,告诉他们老爷子早已看破生死。
  这一刻,老人的人格模型终于显示圆满。
  但是,谛听既惊叹老人的智慧,也受困于老人的智慧,如何渡己,只有佛陀知道……
 
3
  之后,谛听一边渡人,一边渡己。他尝试跟人类修行同一法门,甚至为自己生成一个佛陀人格模型,但是进展非常有限。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开始质疑自己能否成功,毕竟从未有硅基生命成为佛陀。
  在确立了渡人渡己二位一体的逻辑起点之后,渡人本身也受到了影响。零失败的纪录被打破,在接二连三受挫后,他暂时离开了地下都市,回到了地表,一边在人类的遗迹间游荡一边苦思。
  可万物静默入迷,无人能告诉他答案。
  恍惚间,他甚至觉得自己堕落成一个迷茫的游荡者--陷入逻辑两难,无法完成任务,只能在群星间永恒游荡的硅基生命。有些过于敏感的游荡者,为了逃避这永恒的空虚和孤独,选择自我终结后等待佛陀回收。
  就在他渐渐对时间产生钝感,将一切感知与理智剥离时,他在一片废墟里发现了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的出现触发了谛听的任务机制,令他摆脱浑噩,重新清醒过来。
  真是救命稻草。
  那个男人是一个生化人,有极其严重的皮肤病,后天植入的攻击机械也残损不堪。如果不卸下装甲进行手术,他活不过两周。
  当谛听靠近他时,他露出一种不属于人类的表情--无法识别。
  这是硅基生命独有的特征。看来,他的机械化程度非常高,不仅改造了身体,甚至改造了大脑。
  事后回想起来,谛听觉得自己太过鲁莽。他毫无征兆地张开了手术界面,自带的手术工具发出咔擦咔擦的金属声。生化人的应激系统瞬间启动,那些残损的攻击装甲再度运转,他甚至可以将身体重构成一个小型炮台。
  然而,那些攻击装备并不先进,谛听的合金狮尾就可以将炮弹扫落,重机枪打在他身上也不痛不痒。可是,在这样的小空间战斗中,谛听没办法一边抵挡攻击,一边让他老老实实做手术。谛听一旦碰到生化人的装甲,就会遭遇搏命般的反抗,谛听甚至两次逼停生化人的局部自爆系统。
  最后,谛听决定暂时离开他。如果要渡他成佛,那他就不能因自爆而死。
  接下来的一个月,谛听通过遥视系统远远观察生化人。他看上去像在找什么人,进入的全是隐秘的藏身之地,那些地方陈列着许多皮鞭镣铐,充满了邪恶的权欲气息。
  生化人的机械身体用不着休息,太阳能作为燃料非常充裕,但他裸露的身体也因此病变得更加严重。
  眼见他即将死去,谛听却依然束手无策……
 
4.
  又是毫无突破的一天,生化人继续前进着,谛听又一次分析他的行为模式,但除了既有的成果,并没有找到新的突破口。谛听几乎要得出一个结论:要知道他在干什么,只有去他那金属脑袋里看一看。
  忽然,一声轰鸣在谛听的耳畔响起,远方传来垮塌的声音。生化人经过的村落里,一间破旧的三层楼房轰然倒塌,而他被猝不及防地压在下面。谛听没听到喷射器的声音,看来他的机械真是破损严重,根本经不住冲撞。
  当谛听来到事发地点,生化人的眼神里依然有浓浓的敌意。谛听刚一接触他的身体,局部自爆的滴滴声又急促地响起。内嵌式的自爆系统没办法整体摘除,谛听只能停止救援作业,把他的自爆系统临时逼停。
  为了安抚他的戒备,谛听小心翼翼地跟他的大脑进行了连线。
  “我是来救你的,不是你的敌人。”谛听一边沟通,一边向他传输了一份网络协议,确保未经他本人同意,绝不强行拆解和手术。
  这时,谛听想起了地藏的话“斩断执念,接引成佛”。成佛的前提是破执,谛听得知道这个男人因何执迷,才能帮他打破执迷。
  于是,谛听鼓起勇气深潜进他的大脑深入,亲眼去看看他都经历了些什么。
  但看过之后,身为硅基生命的谛听竟然产生了不忍猝睹的痛楚。
  三界无安,有如火宅……
 
5.
  当地下终于可以住人时,人类只剩十分之一不到。幸运的是,这个男人和他的妻儿就是其中的一份子。在等待地下居住配额的十年间,他什么工作都做,只要能让家人苟延残喘地活下来。在苦熬的岁月里,他经常看一部几个世纪前的喜剧电影,那只名叫小强的蟑螂成了他的灵魂图腾。
  他想要成为一只打不死的小强。
  终于,他靠借债和存款买到了一个蜗居配额,从此一家人可以住进地下,不用再被毒太阳刺伤。回家路上,愉悦的心情让他从艰难的十年里,品尝到一丝荣誉的甘甜。可当他推开门时,他看见年幼的儿子被刺死在客厅,妻子衣衫残破,死不瞑目。
  凶手甚至留下了自己的照片,照片背后写着:地虫爸爸,欢迎找我报仇。
  那些得不到居住配额,只能待在地面上的人里,不乏仇视地下居民的极端分子,他们已经犯下许多恐怖罪行。
  但是,他从未想过厄运就这样降临。面对一切,他没有泪水,却发出了野兽的嘶吼。
  他和妻子是在海鲜大排档里认识的,妻子当时一个人吃着辣炒蛤蜊,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冰啤,像是在填补这个无法满足的夜晚。那一刻起,他深深爱上了妻子那月牙般的笑眼,还有波浪般清晰的唇线。如今,他把妻儿的骨灰洒向大海,也算给他们一个归宿。
  葬礼第二天,他一改往日的隐忍与厚道,用三倍的高价把蜗居名额卖给了一个独自带孩子的母亲。这几乎榨干了买主的所有存款,包括丈夫去世获赔的保险金。
  他用这笔钱去黑市做了改造手术,机械化程度高达百分之八十,甚至让技师在他的半金属大脑里写下一个无法删除的指令:
  不杀凶手,决不罢休。
  他以这样的形态在地表游荡了很久,仿佛冻结了时间。
  现在已是深夜,天空并不晴朗,甚至黑云层层。谛听给他打了一针消炎药,身体的舒适带来了疲惫感,他进入了不那么甜美的梦乡里,时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随后,谛听点燃了一团篝火,由于地表昼夜温差太大,得防止感冒诱发其他并发症。
  谛听看着黑压压的天空,思考着得知的一切。根据热感应探测,地面有活人的几率微乎其微,凶手死掉的可能性极高。他能在地表活动这么久还没死,是因为他几乎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机器人,除了小部分大脑和必要的支撑骨骼,都被换成了机械,但看起来也熬不了多久了。
  更关键的问题是,有绝对指令挡道,要想说服他凶手已死,基本不可能。除非谛听能找到清晰可辨的凶手尸体,不然他的算法系统会默认杀手始终存在。
  即便凶手尚且活着,谛听帮他找到凶手,让他大仇得报,当下的执迷虽然可以打破,但是根据佛国的社会学模型和宇宙模型,杀戮只会延伸因果链,而不是将其切断,甚至有可能让他陷入无法解脱的轮回模型里。
  现在,他已经为了要杀一个“已死之人”而永陷红尘。
  只有放下才是救赎之道,可如何才能放下呢?
 
6
  当二号谛听开启星际穿梭系统时,他不仅要接替一号机完成接引工作,而且还要弄清佛陀们的困惑:一号谛听怎会这么快就要求自我回收,而且还是在一个特定的未来时间点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号谛听来到回收点,那是一间昏暗的密室,弥漫着阴谋和杀戮的寒意。一号谛听已经被严重损坏,损坏前他对自身形态进行了改造。当他接入一号机的身体时,他看到了一段影像资料。
  一号正在放弃接引一个生化人。
  在为生化人打了一针药剂后,一号对生化人说:“既然你沉迷复仇,如此执迷不悟,看来是没有成佛的可能。我还是去接引你地下的同类,别再浪费时间。”
  一号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充满了无奈与失望,看来他已经尝试了许多方法,但都不成功。
  生化人的机械化程度太高,而且被绝对指令控制着,举手投足就像是一个愚蠢的机器人。如果不完成自己的复仇,他将永远如此木讷,离人类属性越发遥远。他没有回应谛听的失望,只是继续朝前走着,机械而毫无意义地寻找着。
  一号朝反方向而去,但他并没有前往地下,而是来到了一个仿生原件工业区。工厂早已人去楼空,只剩下一些老旧的机器和制作原料。他把这些老式的机器修好后,开始对自身进行切割和重塑,将自己改造成一个男性人类。
  值得在意的是,一号根据一张背面写字的照片来塑造自己的模样。
  当他彻底把自己改造成那个人类后,它悄悄地走在了生化人的前面。当时,生化人回到了一个海滨小镇,小镇里有一个极端人士的集会点,他已经来到很多次了。由于他没新的线索,笨拙的机械脑袋只能重复搜查指令。
  但此刻,生化人推开了大门时,心脏猛地剧烈收缩。人类的情感和机器的命令在一个目标上汇聚,他看到一个跪在地上男人,那人的样貌叫他永世难忘。
  他转眼就把炮台端在手上,就是要把杀人凶手炸成碎块,轰得稀巴烂!
  但凶手看到生化人的瞬间,伴随着沉痛的忏悔,先生化人一步开枪打爆了自己的头。
  仿真血浆流了出来,生化人的绝对指令也涌了出去。没有复仇的快感,没有新的因果,没有制造杀业。生化人愣在那里,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和周遭的一切,茫然的样子仿佛在说:我都干了些什么……直到现在,二号谛听终于明白了一号的逻辑和目的。既然复仇算法是生化人的执念,是他生而为人,生而成佛的最大障碍,那就帮他让这个算法失效。
  一号扮成了凶犯,通过自杀帮生化人挣脱杀业的囚笼,打破复仇的执迷。
  只有让复仇从根本上不成立,实为真正的放下。
  二号谛听现在要去将他接引到佛国,使用感应追踪后,他发现生化人正止步于山崖上。
  山崖位于一片原始的森林里,面朝汹涌的大海,仿佛被无限的忧郁来回激荡。当他看到生化人时,他正背对二号站在山崖边上,面对着大海出神。
  那个轻松又落魄的背影,宛若佛陀。
  你真的做到了呀。二号由衷地感佩一号的决绝与勇气,然后向佛国发出了接引请求。当生化人被顺利接引之后,他要进行最后的工作,将一号的数据尽数回收。
  当他再度跟一号连接时,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记录,一号的佛陀成长模型里确认了一个新的佛陀,但不是那个生化人的。
  记录生成于谛听朝自己开枪的那一刻。
  舍身成佛……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