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约

作者:美菲斯特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8-02

我仿佛陷入沼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意识被无情的吞没,景贰沉入黑泥,而景宜像疯狂的植物破土而出……
1、
  我作为一个故事的主人公而言,实在再普通不过了。既没有成为坐拥美少女后宫的学生会副会长,也没有驯服外星高冷三无少女,除了稍微有点想不起来100天前的任何记忆之外,完全是普通人的形态。
  但是不同于完全忘记,记忆里起码的常识还是有的。比如我知道自己叫景贰,今年14岁。
  而现在,我正费劲巴拉地爬树,为了找一个爱爬树的姑娘,短裤外裸露的膝盖在砂纸般的树皮上蹭出血,脚踝酸得好像要断掉。汗珠不断流进眼睛,我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小心翼翼地寻找树干上的凸起,咬牙攀爬。
  “找到了,在这里!” 我一边努力的爬上树冠,一边兴奋的喊着。
  “有长进嘛,景贰爬树的本事。”树上的女孩含嗔带笑地说,我藏起磨出血泡的手,装作很轻松的样子说:“这还不算小菜一碟?”
  阳光透过斑驳的树荫洒在她脸上,她戴着裸框眼镜,齐耳短发柔顺的贴在脸上,柔嫩的小脸像蒸滑蛋,粉色嘴唇像滑蛋里的虾仁。她懒懒地倚着树干,热裤的裤口下,双腿如白天鹅的长颈交缠在一起,双足踩在最粗的树枝上,饶有兴趣地望着我笨拙地爬上来。
  “还不是被你逼的。话说,十次有九次躲在这里,是因为这里够高吗?不过我还是爬上来了。”我一边比出胜利的“V”字,一边向她靠近。
  “嘿嘿。”女孩发出愉悦的笑声,“因为够高,所以景色也是最好的,快看快看。”
  那是一个下过雨的黄昏,校园围墙边的大树上还挂着一弯淡淡的彩虹。
  “是啊。”我一边应着,一边向远处望去,大海一碧万顷,朵朵白云像调皮的海豚,雀跃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在石块垒的弯月形堤坝里,十几艘渔船随波荡漾。二层的民舍如同一个个米色蜂箱,错落有致地依山形而建,渔网作幕,白帆为屏,惠风和畅,炊烟袅袅……
  我心中再次冒出那个想法:长大后,我要跟这个叫琳儿的女孩结婚。
  毫无征兆的,琳儿开口说话了:“大概,我真的很喜欢景贰。”
  我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大喊:“哎,表、表白?被她抢先一步了!”
  当然,这只是在心里喊喊,当时我惊诧地说不出话来。
  无视了我的混乱,琳儿继续说着:“但是才不要跟你结婚呢,永远不!”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我反应不过来了。
  “毕竟景贰有个超级讨厌的另一面,超级、超级讨厌的说!”她皱起小鼻梁,像一只猫闻到难闻的气味,别过脸去。我想过去安慰她,但她颤抖的双肩明显在拒绝我接近。我站在树枝上有点手足无措,今天的风好像格外冷,吹得我有些恍惚。
  两分钟过去了,好像过去漫长的两年,她终于对我展颜一笑:“不过嘛,若你回来后,还愿意……还愿意喜欢这么任性的琳儿的话,就来捉我吧,像现在这样,我不会离开这里的。”
  她微笑地说着,似乎卸下很大的包袱,但在夕阳的映照下,她侧颜上的泪珠还是很扎眼。
  “我走了,嘿咻!”琳儿好像在逃避什么,敏捷地爬下大树,爬到一半,她回头笑眯眯地说道:“当你捉到我的那天,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随她在摇曳树冠中一起消失的,还有若有若无的抽泣声。
  “喂喂,这像是永别一样的话语是怎么回事?喂,别走啊,回来啊!可恶,竟然说出如此令人悲伤的话!”过了好久我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想追下树去,猛然间,强烈的眩晕感袭击了我。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到了,恍如被人拖入深水中。我努力的伸出手,徒劳地想要抓住什么。然而,我感到好像全世界在离我远去。
 
2、
  “咕叽”手上传来了抓住什么柔软物体的触感。
  “嗯、啊!”这是大概某人在呻吟。
  “呀,阁下是?”我后退了几步,试图理清现状。
  “哇,你对胖哥做了什么!”
  “禽兽!”
  从身边的发型杀马特二人组那里传来了这样的话语,这是哪跟哪啊。
  杀马特之一问道:“胖哥你没伤着吧?”
  “人、人家才没有,很享受呢。”长得像白面口袋的胖子羞涩地说,我刚才好像狠狠捏了他胸膛一下。
  “喂,你们在干嘛!”从远方传来了老师的声音,打断了我试图理清现状的思考。扭动着的胖哥与杀马特二人组消失了,只留下我在原地。
  “这帮不良少年,竟敢来学校里劫道!”貌似是老师的人恨恨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过身对我说,“你是三班的景宜?快去医务室吧。”
  等老师走了,我开始确认自己的状况。满脸伤痕,口袋外翻,我被勒索了?不对,为什么我穿着高中校服?我与琳儿相遇的初中时代怎么结束了?我赶紧找面镜子,镜子里自己的样子也比之前大了三四岁。
  等等,景宜,老师是这么叫我的,我也知道自己叫景宜,但琳儿和父母都是叫我景贰的啊。再加上之前只记得100天的记忆,难道这个现状是……
  不会吧,老天,你在逗我?
 
3、
  我立刻回了家,询问父母。
  “嗯,你都知道了?”妈妈惊讶地说。
  “果然还是被你发现了,不愧为是我的孩子。”这样说着的,是我的爸爸,他开始解释来龙去脉。
  因为详细说明很麻烦,所以概括一下。现在的我,貌似是景宜精神分裂后的另一个人格--景贰。
  景宜出生后,医生发现他颅骨里只有左半球有大脑皮层,右半脑完全是空的,里面填充着体液。于是医生们在景宜颅骨里开启“深耕计划”,植入量子计算机芯片,布好一定结构的纳米线,像脚手架一样引导人脑细胞的生长,以此形成神经回路,开发出右半球所谓的“量子大脑”。
  一开始计划非常顺利,不断生长的人脑细胞逐渐形成大脑右半球,但“深耕计划”的主治医生发现,景宜出现不同程度的精神分裂症状,“量子大脑”形成了景宜的第二个人格。
  这是一种被称作西格玛型精神分裂的罕见症状,会于主人格之外诞生一个新人格,但新人格出现后,只会存在100天左右,之后还会有几次往返复发,不过每次发病时间比上一次都会缩短很多,所以一般也就复发五次,然后就会自愈。大大咧咧的父母不但接受了儿子的二重人格,而且很不走心地给这位第二人格,也就是我,起名叫“景贰”。
  “坚强点景贰,精神分裂算什么,我有时候也有在足球比赛中裸奔的冲动”父亲这样安慰着我。
  “好了,我明白了,我是病原体吗?还会自愈,这病绝对是哪个科幻作者编出来的吧!” 一口气吐槽完毕,我呼了一口气。“好吧,就算是病原体,即使是第二人格,还是个短命鬼,但我也有自己追求的幸福!隔壁琳儿家换了人住,是搬走了?搬到哪里去了!”
  “不,虽然搬家了,她还在这座城市。”
  得到想知道的情报后,我开始全力奔跑。我,景贰,一定会在消失之前找到你的!
 
4、
  10天后,我气喘吁吁地扶着墙,沮丧地快要瘫倒在地上。
  果然不是那么容易,我走街串巷,去了所有琳儿可能出现的地方,学校也都查遍了,一无所获。
  唉,以前怎么没发现城市里有这么多人,恐怕也是因为她刻意躲开我的缘故--我调查过了,景宜脾气乖戾,一直和学校里的不良少年混在一起,上次和胖哥以及杀马特打架,恐怕是因为劫钱之后分赃不均吧?
  对如此讨厌的景宜,琳儿也会敬而远之吧?而且,依琳儿的性格,很乐意玩这种以人生为赌注的捉迷藏吧?
  我看看日期,景贰存在的周期在不断缩短。景宜最近蠢蠢欲动、快要浮出脑海,景贰即将陷入不知何时觉醒的深眠。
  “已经放弃了,回去吧,反正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我正这样想着,却在街角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感谢上天!
  感谢您让这不该存在的我来到这个世上!
  感谢您让这个怪怪的姑娘住在我的隔壁!
  还要感谢您,让我喜欢上她!
  我用力地探出双手,想紧紧抓住之前我未曾抓住的她。
  但我感觉到,景贰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坠入深渊。
 
5、
  嗯?哎呀呀,搞什么啊,我的手,又一次抓在了胖哥的胸部,他的两个杀马特小弟在旁边捂住胸口,好像被抓住的是自己。
  是呢,之前也是这样,景贰突然出现在他完全不熟悉的场景下。
  上天哪,你知道你既狗血又土鳖吗?
  “不行,现在不是管这个的时候,这次我的出现估计只有几十个小时,这次一定要找到她!”我双手一探,摸到的是冰冷的铁栏杆!
  咦,我在监狱里?
  景宜你到底干了什么!为毛我现在被关在牢里!
  “放我出去!”我的咆哮回荡在幽深的大牢之中,严厉的狱警过来,掣出警棍敲敲栏杆:“搞什么鬼,你还想关小黑屋吗?”
  我愣在当地,旁边是胖哥羞涩的侧脸:“哎呦,你要抛下人家一个人离开吗?”
  不是吧,就这样又浪费了一次宝贵的人生?下次我再出现,恐怕只有几十分钟了吧,我只能在黑暗的牢房中,眼睁睁看着宝贵的时光一秒一秒抽走。我仿佛陷入沼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意识被无情的吞没,景贰沉入黑泥,而景宜像疯狂的植物破土而出……
 
6、
  我的意识再次占据景宜的躯体已是5年后,眼前是银行洞开的金库大门,透过面具的两个眼洞,看到两个杀马特青年在疯狂地往口袋里装钞票,我摸摸脸上的面具,看看手里的枪以及吓得屎尿齐流的银行经理,我忍不住伸出手,向旁边狠狠地抓了一把。
  “大、大哥,现在,不是时候。”胖哥将我的手从胸口摘下,忸怩着说道。
  确认了一下尽职尽责、始终跟着景宜的胖哥,我喃喃自语:“被人叫做大哥,景宜你混出息了嘛。”
  我提枪出去,看到另外三个小弟在拿枪指着跪倒在地板上的柜员和客户,我下意识地在人群中寻找琳儿的面孔。还好没在这里,随即,我被深深的失望攫取住,差点抱着头蹲下去。
  突然,外面传来了喊话:“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快点放弃抵抗,速速投降!”
  “杀了你呀景宜,你抢银行逃不了,把我翻出来顶缸!”我发出惨叫,上次也是这样,景宜这混蛋,蹲大牢的时候把我翻出来,他自顾自在大脑左半球沉睡。
  我用望远镜朝外面一看,全是武装到牙齿的警察,甚至还有轮式装甲车,这明明是一个海边城镇,怎么会有这种警力?看来景宜犯的事不小,扯淡呢!
  “完了只有几十分钟,不可能突围并找到琳儿的,但下次撑死也就两分钟。老爸说过第二人格最多出现五次,下次恐怕是最后一次了,不是更没戏!”
  不得已,我从地上拖起来一个瑟瑟发抖的小柜员,用枪指着人质的太阳穴,向外移动并喊话:“把附近所有的记者都找来!快!我的条件只是发动一切媒体的力量,找一个女人!我不会伤害任何人!拜托你们,帮……”
  我眼睛余光撇到对面屋顶上有一丝闪光,那是狙击手瞄准镜的反光,话还没说完,狙击步枪的子弹已经命中了我。
  人质挣脱我,撒腿就跑,我徒劳地伸出手:“求求你不要跑,我会更和气地和你说话,求你,这是、这是我,最后的希望……”
  我的意识,再次归于黑暗。
 
7、
  当我最后一次出现的景宜的身体里,面前是一幅地狱般的光景,这座大宅子里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尸体,我正在用手枪射杀最后一名幸存者。
  在恶贯满盈这么多年之后,我还活着?
  “结束了大哥,就连孩子都斩草除根了。以后这个城市的毒品市场,大哥就能一手遮天了!”裹着一身黑衣、戴着墨镜的胖哥报告道。
  琳儿啊,我总算知道你为何如此讨厌景宜了,这家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这次我只有两分钟时间了,真的没有希望捉到你了吗,头好痛,景宜这么快就要收回他的身体了吗?”
  当我捂着头纠结时,小弟们慌了。
  “大哥又感觉不适了?医生叮嘱的作息时间又没遵守!”
  “大哥10年前头部边缘中弹,大脑皮层受损,若是操劳过度或精神疲惫会有严重后果的!”
  “幸亏大哥脑袋里有最先进的‘量子大脑’,所以有着神机妙算的头脑,带领兄弟们无往而不利!”
  我有点明白景宜为什么不摘除右半脑的“量子大脑”了,他一定觉得我很碍事,但他不愿意放弃因此获得的出色头脑,召集黑帮贩毒需要与警方斗智斗力……我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召集了所有手下。
  在小弟们疑惑的目光中,我交代了两件事,录下最后一句话,并拜托胖哥照顾我年迈的双亲,然后起步、加速、发力,撞破玻璃,从三层楼上纵身跃下!
  在坠地的一瞬间,我对着一尘不染的天穹,比出“V”字手势:
  “来,琳儿,赌一下吧!”
 
8、
  25年后。
  市民们漫步在林阴道上,轻松的聊着天。
  “这棵梧桐树,确实是全市最高的植物,据说以前很多小孩喜欢爬这课树,一些初中生也在树上一试身手。”
  “也难怪,我爸说几十年前,本城最大的黑帮不知怎的,疯了似的把全城的梧桐树都砍了,只留下这一棵。”
  “哈哈,黑帮老大的脑袋秀逗了,莫非他小时候爬过这棵树?”
  一位老婆婆来到树下,仰头望去,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洒在她身上,熟悉的感觉油然而起:“离开这座城市已经40年了,原来你仍然是这里的峰值吗,还是这么嚣张。景色还像以前那么好吗?”
  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目光,老婆婆开始爬树。
  “我还很年轻嘛,嘿咻!”老婆婆爬上来了,眺望着远方:“哦哦,美不胜收,还真是一切没变啊。”
  远方碧空如洗,几艘可控核动力游艇正在入港。回首之间,与树冠平齐的楼层里有一样东西吸引了她的目光。
  硕大的落地窗后面有一枚半透明的巨茧,那是昂贵的重症监护用维生装置。这种装置一般出现在大医院里,很少有家庭用得起。隔着玻璃外罩,她看到一个身材瘦小的人在里面沉睡,身体像婴儿般蜷缩在青灰色液体中。
  大树上隐蔽的几处扫描装置开启,扫描识别着老婆婆的面孔,与某人的虚拟面容重合后,只听楼层里传来“嘀”的一声,落地窗向两边滑开,半透明的外罩掀起,青灰色液体降下,“人”字形支架将那具瘦小的躯干支起来,虽然他已经垂垂老矣,但她还是认出了他。
  景贰全身插满了管子,被支架缓缓托起,长时间的沉睡使得他四肢萎缩、脸色灰白,湿漉漉的白发贴在额头上,不知何时才能醒来。
  但他右手被刻意设计过的支架竖起,面朝着大树,顽皮地比出“V”字。
  维生装置播放出景贰跃出三层楼之前,留下的最后话语:“不管那时我是死人,还是植物人,这棵大树上才能看到的美景,一定会为我引来更美丽的景色。”
  “琳儿,捉到你了。你愿意认输吗?”
  老婆婆仿佛回到那个下过雨的黄昏,校园围墙边的大树上挂着一弯淡淡的彩虹,她笑语盈盈地望着自己心仪的男孩爬上树来找她,可她不能与他在一起,只能许下看似永远不能达成的赌约。
  两行泪水在她脸上滑下,琳儿面向景贰,呜咽着说:“我愿意。”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