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思

作者:大麦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9-27

他并不知道,奇怪的事才刚刚开始。

1

    夜深的时候,雨停了。这场持续数日的秋雨打透了绵延千里的燕山山脉,打红了一片片还做着仲夏夜之梦的栎树林。凉风袭来,几声猿啼,月芽从云后挤出半张脸,将苍白的光投向燕山主峰南麓,那里疏立着几幢白色的建筑。这些建筑带着大小不一的半球状穹顶,其中最高的那幢穹顶已经打开,露出炮筒模样的巨型天文望远镜,执拗地斜指夜空。
  这里是中国量子传输中心。
  主楼内部的量子传输机是一台巨大的机器,有两层楼高,三台卡车连起来那么长。进来时,杨缪注意到机器一角的白色漆面上有一片黑色的擦痕,有几处还用蓝色签字笔标着字母与数字组成的记号。
  此刻,他正平静地躺在发送仓中。玻璃舱盖上映着他苍白的脸,眼眶深陷,颧骨突出,两腮瘪着,没有一丝多余的肉。要是支笔就好了,杨缪自嘲地想,只要沿着自己脸部的线条勾勒几下,分明就是一只骷髅。
  透过玻璃舱盖,他看到室内的灯光暗了下来,机器上的绿色指示灯显得更亮了,房间里静得可以听见电流细微的滋滋声。丁博士站在机器前,第四次向杨缪示意要深呼吸。杨缪从未见过这么胖的科学家,胖得把白大褂撑得一条一条的,活脱脱一个轮胎品牌的吉祥物。
  杨缪要去找他的妻子了。
  一段文字出现在他眼前的全息屏幕上:欢迎使用中国量子传输系统,为了确保本次传输是出自本人意愿,系统会进行五次确认。五次确认全部通过后,传输将被启动,任何一次确认未通过,传输即时中止。
  现在是第1次确认,您确认要进行量子传输吗?是请按5,否请按0。
  按5。
  确认,我当然确认,事实上在出差之前就应该确认。当时你抱着我说不想我走,说我们结婚还不到一年,非洲太远,一个月时间又太长,你既担心我,也早已忘了一个人的日子该如何过。
  我告诉你不会有事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而且公司卖到非洲的医疗器械出了故障,如果不修好,病人就得不到及时的诊治。
  谁料这一去竟是永别。
  仪器的故障比想象中要复杂的多,我连续修了三天,睡很少的觉。接到岳父的电话时,我隐约感到了不安,岳父说的每个字我至今都清晰地记得:“特教中心发生了火灾,媛媛在救孩子们时受了重伤,恐怕……时间不多了……”
  当我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回到国内时,你已经离开了。
  我终究没能见你最后一面。
  我不敢去想在你闭上眼的那一刻,我们竟隔着天涯海角的距离。从上大学开始,我们就一直在一起,而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竟不在你身边。亲爱的,我应该听你的话的,如果我不走,也许事情就不会是现在这样……
  现在是第2次确认,您确认要进行量子传输吗?是请按2,否请按0。
  按2。
  家里你的物品我一样都没让动。门口的那双粉色拖鞋在等着它的主人,阳台上你栽的鸢尾刚刚谢了果,床上或地板上偶尔还会发现你的头发……
  还记得你画的那张水粉画吗?夜里一个男孩坐在草堆上仰着头,远山近树朦朦胧胧,天空中繁星点点。你说那男孩的原型是班上的一名自闭症学生,而每一个自闭症儿童都是星星的孩子,他们在遥远而漆黑的夜空中独自闪烁着。后来,你又说好人死后都会变成一颗星星。
  你走后,倒是有人说我越来越自闭了,而你又是在哪里独自闪烁呢?
  那天,我决定去看星星。
  现在是第3次确认,您确认要进行量子传输吗?是请按4,否请按0。
  按4。
  城里的灯光太亮,楼太高,声音太吵。我驶向城市的尽头,一直来到村落,才找到一处漆黑僻静的所在。
  我贪婪地望着每一颗星星,深蓝色的夜空看不见底,星星是那么小那么多,到底哪一颗才是你呢?我在地面上寻找着你,你是否也在天空中注视着我呢?无论如何我们的距离是更近了,一想到这点,心里便无比的平静。
  后来我就喜欢上了看星星,带着凉席、望远镜和星图,躺在那一看就是大半夜,还有几次不知不觉睡着了,直到天亮才醒。你知道的,有你在身边我才能睡的踏实。我认出了越来越多的星星,火星、木星、土星、织女星、大角星、天蝎座、猎户星云……当认出双鱼座时,我知道了,那是美丽的星座,那是你的星座,鱼尾连接处那颗双鱼座α星像水晶般闪烁着淡蓝色的光芒,我确信,那就是你的星星。
  那天,我决定要离你更近些。
  现在是第4次确认,您确认要进行量子传输吗?是请按1,否请按0。
  按1。
  记得第一次见丁博士时,我只提了三个问题,他回答得很专业,还一直用热切的目光看着我,似乎在鼓励我继续问下去。
  “墨子九号是在真正的太空中吗?”我问。
  “墨子九号量子卫星是地球同步卫星,距离赤道高度约为35786千米,是处于真正的太空。”丁博士说。
  “量子传输时,是先把我传输到卫星上吗?”
  “准确地说,是量子态的你。量子传输系统会使用量子计算机扫描你的全部量子态,再通过量子信道将量子态的你传输到墨子九号量子卫星上,最后通过量子纠缠在目的地复原一个实在的你。我必须告诉你的是,人体的量子传输虽然在科学界早已实现,但伦理和道德障碍一直存在,远未到使普通大众都能接受的程度;还有,关于意识在整个传输过程中的影响和作用,科学界一直未达成共识。这两点正是人体量子传输使用自愿程序和催眠程序的原因。”
  我当然是知道答案的,来之前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但能从丁博士口中得到进一步的确认,还是会让我安心。35786千米,这是我们将被拉近的距离。
  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多少钱?”
  “鉴于自愿进行人体量子传输的顾客还很少,加上传输数据可以作为珍贵的研究资料,一次传输只要两万元。”
  两万元,是我的全部积蓄。你知道的,我们参加工作的时间都不长。真幸运,两万元,刚好是我的全部积蓄。
  “你还确定要进行量子传输吗?”丁博士问。
  “我确定。”
  “好。”丁博士说,“那你的目的地是哪?哦,目前有四处量子传输中心,奥地利、美国、澳大利亚和中国。当然,月球和火星上的基地也正在建设,不过投入使用还要几年。”
  “我就传回这。”
  现在是第5次确认,您确认要进行量子传输吗?是请按3,否请按0。
  按3。
  确认,我当然确认。亲爱的,遇到你之前,我不知道自己活在这世上是为了什么,直到和你在一起,才明白让你幸福就是我生命的意义。我应该听你的话的,原谅我吧,我来你的世界找你了。我想你。
  “哒”的一下,阀门开启了,有气体喷出,杨缪感到脸上有一点痒。丁博士第五次向他示意做深呼吸,杨缪微笑着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屏住了呼吸。
  丁博士回到了量子计算机前的椅子上,屏幕中央一条条信息按部就班地显示着:
  催眠气体浓度——正常;
  信道容量及保真度检查——正常;
  量子中继器状态——正常;
  墨子九号通讯——正常;
  量子退火隧道启动;
  量子化电磁场启动;
  连续变量量子态叠加扫描启动;
  ……
  量子传输进度……5%……43%……72%……100%……
  ……
  反馈信号确认中……
  第2次反馈信号确认……
  第3次反馈信号确认……
  ……
  未收到成功信号!
  警报!反馈超时!传输失败!
  警报!反馈超时!传输失败!
  警报!反馈超时!传输失败!
  ……
  传输室里响起了紧促的蜂鸣警报声,红色的警报灯急速地闪烁着。丁博士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夺步来到传输机前,向红色的圆形急停按钮摁去。
  杨缪缓缓地睁开眼睛,丁博士的圆脸慢慢变得清晰,一只手在面前挥动着,似乎是在吸引自己的注意。
  “感觉如何?”丁博士的声音夹着一丝颤抖。
  杨缪挪动了一下身体,向四周看了看,明白了自己是躺在休息室的床上。
  “感觉正常。”
  “那就好,那就好。”丁博士伸手去探杨缪腕部的脉息,“是这样,传输时出现了一点小意外,不过你放心,我及时启动了量子退相干程序。准确地说,你不是被传回来的,你是被退回来的。”
  杨缪心里一激,自己拒绝被催眠真的导致意外了吗?
  “我们得到消息,太阳发生了五十年一遇的黑子爆发,事前还没有任何征兆。受此影响,墨子九号部分功能失常,导致这次传输失败。”杨缪脉息平稳,丁博士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哦,这样啊。”杨缪顿了一下,问了他唯一关心的问题,“那我被传到卫星上了吗?”
  “是的,系统显示量子态的你的确被传输到了量子九号卫星上,但卫星故障阻断了量子纠缠态的传回,是退相干程序还原了现在的你。”
  目的已经达到了,杨缪想,虽然短暂,我们确实曾处于同一片星空。

2

    第二天,杨缪离开了中国量子传输中心。临行前,丁博士告诉他传输费用已被退回到原账户,并再次对这次意外表示了歉意。是挺奇怪的,杨缪想,怎么就被自己赶上了呢?
  他并不知道,奇怪的事才刚刚开始。
  夜里,杨缪做了一个梦。漆黑的空间中,紫外线狂风呼啸着向他袭来,等离子暴雨奔涌着从他的身体砸过,伴随着撕纸般的肌肉撕裂声和折树枝般的骨骼破碎声,杨缪的胳膊被风暴扯掉了,然后是腿,然后是头,一件件全都被扯掉了。
  杨缪看着自己的身体残肢肆意翻滚,仿佛是一大锅用电磁场和带电粒子熬的汤,猩红的肌腱丝丝可见,血液化成薄雾,空间满是腥气,如同给汤加的一剂调味品。在一股巨力的拉扯下,残肢像虫子一样变长变透明,噗噗的响声接连而至,巨力把手掌从胳膊上撕下,又把手指从手掌上撕下,肠子似乎是一根不断被甩出的绳子,却又在远处像塑料布一样平摊开来。杨缪甚至看到自己的大脑旋转着飘过,上面还甩着两只眼睛……
  事实上,所有的器官都在最小化地拆解,就像一台被打碎的机器,零件越来越小,越来越多,占用的空间也越来越大,直到变成布满空间的微粒。与其称之为微粒,不如叫它们幽灵。它们在不停地旋转着,跳跃着,颤动着,缠绕着,没有固定的位置,也没有确定的形状,既在这里,也在那里,既是粒子,又是波动,既可以弥满整个宇宙,又能在瞬间坍缩……最后,一切都慢慢地变得淡了,变透明了,直到消失不见,仿佛一切都不曾存在。
  这时,杨缪分明听到一个声音从自己体内传出来:
  “你来了。”
  杨缪触了电似地从梦中惊醒,一时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他圆睁着眼睛,无法控制住哆嗦着的身体,恐怖的场景历历在目,每一个细节都无比真实。不知过了多久,他渐渐恢复了理智,哆嗦也停止了,才发现被褥已被汗水浸透。他用手摁了摁床,床还在,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和身体,都还在。
  定了定神,过了一遍梦中的情景,他明白了梦到的正是自己被量子化的过程。这就是拒绝被催眠的后遗症吧,杨缪想,看来即使在量子态潜意识里也能保留部分记忆。
  可那个声音是怎么回事?杨缪越想越奇怪。那声音没有大小,没有音调,分不清男女,仿佛根本不是听到的,而是自己心里说的。为什么要对自己说“你来了”?你是谁?自己又是谁?……长时间的思考让杨缪感觉脑子生了锈,加上一天的疲惫,不知不觉中又睡着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天亮,没有再做梦。
  白天,昨夜的梦境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变模糊或消失,反而越来越真实。杨缪迫切地想找个人诉说,最终还是抑制住了打电话给丁博士的冲动。有些事他不想说,再说不就是一个梦吗。至于那个声音,不会真的是媛媛吧,也许是思念过度产生的幻听,也许是传输造成的后遗症之一吧……杨缪暗下决心,要是再听到那个声音,就直接问个明白。
  这天晚上,杨缪又做梦了。
  脚下没有大地,头顶也没有天空,实际上没有任何物质,只有无边的黑暗和寂静。杨缪婴儿般地漂浮着,整个宇宙似乎只剩下自己,一股绝望的孤独感狠狠地攫着他的心。忽然,远方出现了一个亮点,虽然若隐若现,却为这虚空带来了无限生机。
  亮点一点点变大,现出了圆形的轮廓,当意识到那是一个球体的时候,杨缪慌了,他发现那球体正在飞速砸过来,直到看见那熟悉的蓝白图案,才明白是自己在飞过去。
  是地球。
  杨缪停了下来,辨别着海洋、沙漠和草原,有一种风雪夜赶路望见自家灯火般的安宁。有一瞬间,杨缪担心地球会掉下去,但马上就笑了,哪个方向才是下呢?
  地球北端正升腾起绚丽的光芒。是极光啊!杨缪向北极上空飞去。只见那极光如同一圈由绿色、白色和红色透明荧光材料制成巨型帷幕,被一群顽皮的精灵抖动着,一段段捉迷藏似得忽而消失,忽而闪现,整个北极都是它的舞台。
  就在杨缪绕着北极徐徐飞着,完全被这壮丽的景色吸引时,那个声音又从体内传出来:“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们最喜欢蓝色了。”
  杨缪一惊,但因为有准备,还是很快地镇静了下来。他决定把对话进行下去。
  “因为蓝色是忧郁的颜色?”
  “因为蓝色是家的颜色。”
  家?会是她吗?可她最喜欢的不是粉色吗?
  “好好保管我们的23号球衣。”那个声音继续说。
  “好的。23是前篮球之神乔丹的号码。”真的是她吗?自己确实买过一套情侣球衣啊。
  “23是家的自转偏转角度。”
  “……你的家是哪里?”
  “是地球。”
  家,地球,媛媛……杨缪下定决心,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
  “你是谁?”
  “其实,”那个声音似乎也下了很大的决心,“我是你。”
  杨缪半晌没反应过来,这三个最普通的字,却组成了一个比所有量子力学概念都要艰深的词。
  “我不懂……”
  “我们处于纠缠态,你是坍缩了的我,我是量子态的你。”那个声音放慢了语调。
  “啊?!怎么可能……”不是媛媛。另一个自己?!难道是自己在和自己对话?!不敢相信,可那声音为什么如此坚定?杨缪突然感到恐惧像冰冷的铁正在慢慢滑过他的全身。
  “就在昨天量子传输的时候,墨子九号卫星故障阻止了我的坍缩,量子退相干程序还原了你,不过剧烈的太阳风暴给了我能量,拒绝被催眠保留了我的意识。昨天是我,也就是量子态的你,出生的日子。”
  “可是……量子不可克隆定理……”
  “我们处于不同的状态,并不是真正的克隆。”
  “这……这不是真的……这是个梦……”
  “确切的说,这不是梦,这是我们的心灵感应。”
  “心灵感应……心灵感应已被证明是伪科学!”杨缪挣扎着试图从混乱的意识中抓住一根稻草。
  “唯独量子纠缠是个例外。”
  “不……这是个梦,我可以证明这是个梦。”杨缪把手指放进嘴里,结果咬得太用力,疼得整个人缩成一团。
  “我们是没有办法分清梦和现实的,也许现实才是一场大梦。”
  杨缪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
  “我有个主意。”那个声音说,“走,我们去看星星。”

3

    地球倏然远去,只留下无尽的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一颗橘黄色的星球出现在杨缪眼前。它看上去宛如一颗生满老锈的大铅球,中间一条长长的疤痕让杨缪想到被树枝划破的脸。
  “这是火星,那道疤痕是太阳系最大的峡谷,水手号峡谷。”那个声音道。
  “这我也知道。”杨缪自学过一些观星的知识。
  “那就看点你不知道的。”
  几片黄云正在火星表面扩散。杨缪飞到近前,才发现那是顶天立地的沙尘,一面飞沙走石的巨墙在暴风中缓缓移动,遮挡了半个天空,完全看不到边界,仿佛是正在形成的新大陆。杨缪抬着胳膊遮挡着脸,几乎睁不开眼睛,沙石割过皮肤如火燎一般,满嘴的土腥味,却不敢张嘴吐。
  “这沙尘暴有两万米高,将很快席卷整个火星,并持续数月。”那个声音说。
  “你怎么知道?”杨缪背过脸,声音像从鼻子发出的。
  “我读取了那台量子计算机的全部数据。”
  离开火星时,杨缪完全成了一个土人。
  一颗色彩绚丽的星球出现在眼前,表面旋转着的乱流形成一环环明暗相间的彩带,右下部一颗黄褐色的斑点。
  “我知道,这是木星。”杨缪说。
  距离急速拉近,穿过遮天蔽日的风暴,杨缪感到越来越压抑,呼吸变得困难,身体热得随时都会爆炸,在不绝于耳的雷声和此起彼伏的闪电中,他看到了下面翻滚涌动着的高山和峡谷,那是覆盖着整颗星球的黑色液体。确切地说,这星球就是用这液体做的。
  “这液体,像金属……”杨缪挤出几个字。
  “这不是金属,这是液态氢的海洋。”那个声音说。
  木星已消失了许久,杨缪还在怀疑刚刚去过的,是不是就是第十八层地狱。
  这次是一颗淡黄色的星球,腰间围着黑黄相间的星环,星环的条纹似唱片上的沟纹一般细密。星环的影子印在星球上,星球的影子又落在另一边的星环上。
  “这是土星吧。”杨缪擦了擦眼睛。
  “是的。”
  眨眼间,杨缪发现自己坐在了一颗漂浮着的大冰块上,土星在身后占据了半个天空。这是一片冰块的原野,望不到尽头,大的像山,小的如拳头,它们旋转着,滚动着,不时撞在一起又崩开,崭新的冰碴反射着耀眼的光。冷气顺着屁股传到身上,杨缪搓着手,挪了挪位置。
  忽然所有的冰块都加速向右涌去,卷起了滔天的冰浪。惊慌中杨缪掉了下来,成了众多冰块中的一员,翻滚着向上飞去,头晕目眩中瞥见远处出现了一颗小星球。
  “我们现在是在土星环里,那颗是土星的卫星,菲比。”那个声音说。
  现在,土星也不见了,只剩下杨缪一个人,或者,是两个人。
  “现在你相信我了吧。” 量子杨缪说。
  漫长的沉默。
  是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另一个自己,量子态的自己。他比自己更强大,更博学,他带自己游历了银河系,这已近乎神迹。曾经,他们是一个人,在量子传输发生意外的那一刻,他们分裂了,一个是量子态,一个是坍缩态。他们之间存在着量子纠缠效应,所以才会有心灵感应,才能在梦里对话,才可以看到他看到的,感受他感受到的。如果意外没有发生,活着的将是他,消失的会是自己。有两个自己是好事,还是坏事?没什么好恐惧的,他们毕竟有着同样的前半生,存储着同样的记忆,爱过同一个人,执着于同一个思念,或许,也有着相同的愿望……
  “我想去看她的星星。”杨缪说。
  “双鱼座α星……我现在还去不了那……”量子杨缪说。
  “为什么?”
  “她的星星太远了。虽然我处于量子态,出现在那里的概率现在也是零。”
  “有什么办法吗?”
  “我会飞过去……”
  “要多久?”
  “650年……”
  杨缪抬头向四周望去,那是死亡般的漆黑、寂静和孤独,这将是他死后的世界,也是另一个自己活着的世界。在这死亡的尽头有一颗星星,像水晶般闪烁着淡蓝色的光芒。
  “你就是我。”杨缪说。
  “是的,我就是你。”量子杨缪说。
  “我会死,但你会永生。”
  “是的,真正的量子永生。”
  “我会变成星星吗?”
  “双鱼座α星是一颗双星,如果要变,就变成它吧。”
  “好。我们会在那里等你!”
  ……
  杨缪躺在床上,久久未睁开的眼睛旁边有两行泪滑落。窗外弯月如钩,一块乌云徐徐向天边滑去,星光下树影斑驳。杨缪感到身体在慢慢变轻,心则缓缓地落下,思绪渐渐清明:无论如何,亲爱的,我们终于可以又在一起了。
  (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