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不识素子是素子 ——名不副实的改编之作《攻壳机动队》

作者:吕默默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5-03

倘若您是忠实粉丝的话,也不能放弃这样一部等了快30年的改编电影了,看完也许你会明白什么是笑着哭泣。

图1

  《攻壳机动队》这部在圈里圈外都非常有名气的作品,想必很多朋友都有过耳闻。从1989年士郎正宗的漫画,到90年代中期押井守充满哲学思辨的赛博朋克版的动画电影,《攻壳机动队》影响了之后的各类影视作品,例如著名的《黑客帝国》,这部作品因此也成为了科幻史上经典之一。由“寡姐”斯佳丽·约翰逊主演,鲁伯特·桑德斯执导的电影《攻壳机动队》已经公映,这部真人版的《攻壳机动队》如何呢?

  电影版的故事发生在未来的日本。在未来,全世界被庞大的信息网络连接成为一个整体,人类的各部分器官都可以被替换。于是人类、仿生人、生化人共存于未来世界,单凭肉眼无法识别。在这样的背景下,新的犯罪屡屡发生,日本国家公共安全委员会下属的秘密小组“攻壳机动队”因此而生,由斯嘉丽·约翰逊饰演的主人公素子就是其中一员。

图2

  2017版《攻壳机动队》毕竟是好莱坞电影,面向全球电影市场发售,北美以及欧洲票房是主战场,于是导演选了风头正劲的“寡姐”出演草雉素子,这让很多粉丝很担心,毕竟一张西方的面孔,就算染成黑发,大概也不是原作中的素子了。其实这点不必太过担心,原因之一当然是斯嘉丽的演技、大戏有保障,原因之二,你会发现需要担心的是剧情和原作的精髓有没有得到很好的延续的问题。

  在动漫原作中九课中的队员,在真人版中全都换了模样,还新招了实习生。在这部电影中并不是把原作的剧情照搬过来,而是原创了女主角素子寻找自我的故事。影片中还原了1995年动画剧场版和《攻壳机动队:无罪》的部分片段,又从电视版动画中吸收了不少桥段,看得出来导演是《攻壳机动队》的真粉丝,也看得出来导演他老人家想卖点情怀给广大粉丝们。但是只模仿一些片段和镜头就可以了?相对于原作,真人版《攻壳机动队》缺少的是精气神。

图3

  如今已经是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电影的特效技术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真人版《攻壳机动队》用令人眼花缭乱的视觉效果,为观众带来了极度的感官刺激,是一场惊为天人的视觉盛宴。早在22年前押井守的《攻壳机动队》动画电影,虽然有着先锋气质,但并不是仅仅靠前卫的艺术风格以及先锋设定取胜,赢得圈里圈外的一致好评。老版动画电影在角色的刻画上,看似三无属性的素子却有着明确的逻辑行为,可以让观众轻易的发现素子波涛汹涌的内心,由此便可带着观众一同探索未来世界以及自身所隐藏的惊世秘密。换成了“寡姐”出演的素子,就好像“复仇者联盟”中的黑寡妇本色出演,展现给观众面前的是一个几乎没有任何表情可言的打女形象,这虽然和斯嘉丽之前出演的角色有着高度的雷同,也有相当的观赏性,但已经不是我们熟悉的素子了。这无关于斯嘉丽的演技,而是导演把握电影改编的能力所致。

  这一部《攻壳机动队》虽然在打斗和场面上都足够精彩,构架的世界背景可以用完美二字形容,但却是一部画皮不画骨的改编电影。也许导演真的很用心,把之前的动画剧场版们和电视版动画都研究的很透彻,几乎所有经典的桥段都在真人电影中被还原了,满足了广大粉丝的心愿。但导演却忽略了故事设计的本质。这位鲁伯特·桑德斯并没有让一部改编电影摆脱浅薄二字,虽然在很多镜头上都有原作的气质,但糟糕的故事和俗套的元素令人大跌眼镜。也许会有铁杆粉丝看完本部电影之后,会跳出来,气得吹胡子瞪眼骂导演不知道什么是《攻壳机动队》,或者《攻壳机动队》想要的是什么,只是拍成了关于改造人的科幻动作片,披着《攻壳机动队》的外衣,或者干脆“偷”了一些镜头回来、没有营养的爆米花电影。对此,笔者也无力为导演做什么辩解了。

图4

图5

  在原创电影越来越少的今天,始终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改编电影的投资方、导演以及观众:什么是好的改编电影,怎么拍好一部改编电影呢?

  拿同样是日漫改编而来的《明日边缘》比较。在《明日边缘》电影中,男主女人公都换成了西方面孔,这与《攻壳机动队》类似。同样有着近乎绚烂的特效画面,有着全世界发行的好莱坞电影做载体,但是缺少的是精与神。精、神怎么得到延续?一个足够好的故事,一个贯穿整部电影的矛盾,最重要的是别塑造出来摆着一张扑克脸的主角们。阿汤哥在《明日边缘》中的表演虽然称不上完美,但并不像《攻壳机动队》中一脸冷漠的素子,无论恐惧、兴奋还是到最后的无畏,至少观众们在打斗的时候能看到主角的内心澎湃。

  当一部作品的载体由二维变成三维,从动漫作品拓展成一部真人电影,需要编剧和导演补全逻辑,让作品更有现实感,更贴近观众,以达到共鸣。如果要原创一部分情节,需要根据原作而延伸创作出来有深度的故事,人物层次,以及相应的思想高度。鲁伯特·桑德斯导演在这一点上,做得很一般。

图6

  1995年以来以《攻壳机动队》为代表的动画,深刻的思想深度以及成人化的主题几乎引领之后十年的动画风格,并进入了国际舞台,《攻壳机动队》甚至闯入了戛纳电影节,成为了金棕榈奖提名作品,分量不言而喻。动画剧场版凭借着晦涩但坚实的哲学思辨,以及令人惊奇的艺术水准,直接导致赛博朋克电影在好莱坞的复兴。沃卓斯基两位导演在向投资方申请拍摄《黑客帝国》的时候,除了把剧本以及策划展现之外,直接向公司播放了一整部《攻壳机动队》电影。这样一部经典,没有人想拍烂,但观影之后,我想很多观众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无力感。

  为什么会这样,笔者试图找找原因。95年的的动画版尝试用哲学以及宗教来讨论生存的意义和人类灵魂,而不仅仅局限在对未来网络时间的预见性上。鲁伯特·桑德斯也试图在电影中讨论记忆在人格形成中扮演的角色,同样想加入深刻的哲学思辨,但仅仅引用经典镜头和台词并不能将此表现出来,为了适应欧美主流观众的接受程度,主动降低了《攻壳机动队》中世界的深度,弱化了其中涉及的东方哲学,于是就得到了这么一个里外不是人的剧本。

  假如你从未观看过《攻壳机动队》之前的任何作品,那么这部电影可以满足一部分观众的胃口。至少有着媲美《银翼杀手》《黑客帝国》的打斗场面和精彩纷呈的特效。当然也可以拿这部真人电影为起点去深入了解《攻壳机动队》的世界。

  倘若您是忠实粉丝的话,也不能放弃这样一部等了快30年的改编电影了,看完也许你会明白什么是笑着哭泣。

图7

  这部电影倘若让笔者打分的话,只能算及格,因为它没能拍出超出一部普通科幻电影的内容,也没有给整个“攻壳”世界带来任何创新,却把原作的精气神给丢了,好在还有女星斯嘉丽以及华丽的视觉特效撑着。

  从改编能力上来说押井守和导演鲁伯特·桑德斯有着类似的特点,都是原作粉碎机。不同的是押井守至少把士郎正宗的《攻壳机动队》漫画改编成了神作,但鲁伯特·桑德斯则相反,把《攻壳机动队》拉下了神坛。与他的《白雪公主与猎人》类似,改编的空洞且莫名其妙。

  《攻壳机动队》2017版中的素子早已经不是我们认知的哪个素子,这一部改编电影似乎让《攻壳机动队》的神作的称号名不副实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